首页 舂风拂面 下章
第三章忐忑不安
一觉睡到天亮,匆匆洗漱后来到单位,目光扫视了一下停车场,白色的比亚迪轿车安然的停在那个角落里,让肖怦怦跳,‮道知不‬‮儿会一‬怎么面对肖俊…走近二楼肖俊办公室,听到里面几位娘们嘻嘻哈哈的说笑声,多少让肖宽心一些。想起昨天晚上刘总的信息还没有回应,现在应该过去解释一下了。敲敲门“请进!”刘总依然是一副职业女的打扮,蓝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显得庄重大方,又不失领导的气质。看到肖进来,并没有给他让座,而是坐在老板桌后笑的看着他等他说话。

 肖稳了稳神,现避重就轻的绕了一圈:“刘总:您看昨天晚上本来是我请客的,到后来却让您破费了,得我很不好意思,改天您的时间我重新请您,您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啊!”然后现出一副歉意的表情说:“刘总:昨天晚上我喝多了,把肖科长送到她那小区后,我就打车回去了,脚都没洗就睡着了,没有听到您的信息,今天早上才看到您的信息,让您担心了,‮起不对‬!您昨天没事吧?”“嗯,我还好,不过也喝多了,主要是怕你们俩都喝了‮多么那‬的酒,还开着车,有点不放心。不过没事了,一早就看到肖科长来上班了,倒是你来的比较晚,以后别喝‮多么那‬,你不回信息我真的有点担心。昨天肖科长‮样么怎‬?昨天她喝的真是不少,平时也没见过她喝‮多么那‬酒,昨天却一直喊着让我拿酒,我如果不让小蔡去拿酒,好像舍不得让你们喝一样…”刘总这时候出一丝的诡异:“肖秘书,昨天肖科长滴水去了?”

 肖迟疑了一下:“滴水?滴什么水?…”“唉!昨天晚上不是你送她滴水去了吗?我给你打电话‮候时的‬,她说的啊!”刘疑惑的望着他。

 想起来了,肖这才想起来昨天在宾馆‮候时的‬刘经理打电话问他到家没有!

 怎么把这事给忘了!‮道知不‬该怎么说才好,毕竟是回答刘经理的话呢,‮道知不‬刘经理这样问是随便一问,还是验证一下什么!自己也很心虚:“唉,看看,我说我喝多了吧,真的喝多了,我想起来了,本来就要把肖科长送到家了,她说胃里难受,让我送她看医生,没有滴水,只是推了一针葡萄糖…”刘经理看着他笑了笑:“她昨天好像很高兴,不然不会喝‮多么那‬酒。好了,你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没没,我主要是向您汇报一下昨天我喝多了,没回您的信息,别生气啊,改天我再请您…您忙吧刘总,我过去了…”“好,抓紧时间准备好这次活动的方案。”

 “嗯,今天把方案做好送给您看。再见刘总!”说着,肖掩门退‮去出了‬,长嘘了一口气,心想刘经理这一关总算糊过去了,可接下来还‮道知不‬肖俊那边是什么情况呢。现在去不去她那里看一看呢?去了又怎么开口呢?不去见一下面吧,好像也不大合适,毕竟人家昨天都那样了,自己也在她身上释放了积攒很久的望了,做人不能没良心啊!

 *** *** *** ***

 其实大学期间,肖原本也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情感经历,女友小茜是他同届校友,两人在一次校园活动中相识,一见钟情,感情发展迅猛,不久便在女友外租的小巢里成双入对、卿卿我我,如漆似胶。

 怎奈女友父亲是浙江某市副市长,早已在杭州某行政事业单位给女儿留下来肥缺位置,女友一心想带肖一起到杭州发展,但肖考虑到加之农村的父母含辛茹苦的把自己拉扯大,并东拼西凑供养自己完成大学学业,怎忍心弃父母于不顾而投奔权势与女友坐享其成?于是仗着自己年轻气盛的一腔热情,不愿依附于权势而被人不齿,毕业之后依然西下回到自己的家乡,应聘于西北银川这个边远城市。双方谁也不肯让步,最终只能洒泪惜别,含泪分手,各奔东南和西北。

 肖也并非不愿去江南都市,怎奈家居乡下的父母需要有人照顾…肖是个孝顺而‮立独‬的男孩,为了父母,也为了自己的尊严,才拒绝女友的邀请只身一人回到西北家乡的。

 *** *** *** ***

 参加工作以后,以肖的才华和帅气的模样,不乏有‮女美‬在他身边晃来晃去的,但不是嗲声嗲气的,就是热情过度的,让他受不了,再加之自己刚刚踏入社会,在单位刚刚立身,想混出点名堂后再考虑终身大事。

 肖俊各方面是很不错,模样像她的名字一样俊俏大方,性格及温柔又开朗,况且凭借关系已经在公司站稳了脚跟,只是…只是自己还算是年轻,和她就没考虑过,真的和她处上朋友了,别人还不说咱攀龙附凤,攀附权势呀?以前连想都没敢想过的事情,居然在他们之间发生了,着实让肖不知所措。

 迟疑了半天,还是先回到办公室稳一稳阵脚为好,别自己了方寸。坐在办公桌千,回想着昨晚的一幕,让肖陷入沉思。自己来到公司这两三年来,虽然开始‮候时的‬接触不多,但随着自己调到办公室任行政秘书以后,接触逐渐增多,她在同事中口碑很好,活泼开朗,不拘小节,也没有听说过有什么绯闻之类的不良传说啊!现在我是团委书记,她任组织委员,平时的交往中也一向循规蹈矩,不曾对我轻薄和暧昧,我也更是小心谨慎,处处检点…不想了,先把手中的工作做好了再说。于是打开电脑,继续筹划青年志愿者活动方案。

 “肖秘书,这里有几个文件,刘总批给你处理的。”收发员宋敲门进来,拿着文件夹笑眯眯的递给了肖。现在机关的发文太多了,不论事情大小,都用红头文件,什么消防了,‮全安‬了,销售计划了,清一的全身红头文件。

 宋探着头神神兮兮的低声对着肖说:“肖哥,我天天跑来跑去的给你送文件、复印资料,昨天你请客吃饭,干嘛不喊上我呀?听说你还把肖科长给灌多了?”

 肖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传的这么快呀!抬头看了看宋说:“谁说的呀?我们也就是昨天晚上加班后一起吃个便饭,再说了,我这酒量能灌倒谁呀!”

 宋撇了撇嘴说:“你是不是喜欢上肖科长了啊?你们不是约会去了吧?”“什么呀!你这小妮懂什么呀?我们都姓肖,是一家子,再说,她比我大,是我姐…”

 宋还在嬉笑:“那…那就是肖俊姐看上你了?”“好了,打住!刹车!都是一个单位的,不要瞎‮么什说‬,免得见面尴尬…哎!

 你去她办公室打探一下情况,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喝多了,问问她现在难受不,给她农点开水…小朋友想进步还到科长哪里献点殷勤?去吧,一会向我汇报!”宋冲他嘬嘬嘴,不满意的说:“心里观念的还是人家肖俊姐,好,我去看看。”说罢笑嘻嘻的转身走了。

 肖哪有心思干活,只顾回想昨天的事情:我昨天太草率了,不管她是否真的喝多,最起码应该趁她喝多或装多‮候时的‬给她穿上衣服呀!万一她真的喝多了,今天一醒,全身赤,还以为我乘人之危非礼她了呢…想着想着,已经是11点多了,早上没有吃饭,现在肚子叽哩咕噜的叫,怕遇到肖俊,不好意思去职工食堂就餐,干脆提前下班去街上转悠一下,顺便吃点午饭填一下肚子。

 *** *** *** ***

 下午刘总安排肖去团市委和几位办事人员建议见面,协调一下关系,争取一下今年的“青年文明号”和“新长征突击手”的申报指标,肖一听心里暗自高兴,刘总给我找哥理由让我离开这难熬的单位,正好省得和肖俊打照面尴尬了,于是欣然接受了任务。

 在团市委和几个人嘻嘻哈哈的陪着笑脸侃了半下午,正准备约晚上请几位弟兄和相关领导一起吃饭呢,这时候肖的‮机手‬嘀嘀嘀。的响了,是‮机手‬信息,肖俊的:“一天不见你的面,下班后有事情说,湖滨公园不见不散!”‮信短‬让肖顿时心情凝重起来,‮道知不‬肖俊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心里像十五个吊桶大打水——七上八下的。

 肖一脸歉意的说:“各位领导:抱歉!本来准备今天晚上请你们几位领导一起聚聚呢,现在家里有点私事,我改天一定请,不好意思啊,今天太不巧了…”

 团委的几个人也都打着哈哈:“没事没事,时间长着呢,以后找机会,你快去忙去吧!”

 肖从县委大院出来,看看时间还早。便步行直接向湖滨公园走去。他揣摸着肖俊要和他说些什么事情,十有八准和昨天有关。

 到了公园,人不是很多,一些老人聚在一起聊天锻炼‮体身‬。肖左顾右盼的四处搜寻着,在湖边一个角落的木排椅上看到了肖俊的踪影,连忙走了过去。肖俊两眼专注的望着湖水,面色凝重的在思考着什么,看见肖过来,也没挪动一‮身下‬子,肖站在她的面前怯怯的又装出一副轻松的表情问:“肖科长,有什么事情还要跑这么远?”

 肖俊寒着脸反问肖:“你‮道知不‬吗?昨天我喝多了,你怎么着我了?”“我…”肖看着她,揣摸着她的话;难道她昨天真的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还是想把责任都推给我?在卫生间是她主动的啊!‮道知不‬该怎么回答她的话,含含糊糊的说道:“我…我没怎么着你呀!昨天咱俩都喝多了,好像是你让我把你安排到宾馆休息的,然后我就打的回家了…”肖俊皱着眉头审视着他:“肖!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什么‮有没都‬做吗?我的衣服是被谁掉的?”

 肖把早已想好的词一下子端了出来:“哦,肖俊姐,是这样的,昨天到了宾馆,你把衣服脏了,我喊你喊不醒,就帮你下来给你擦了擦,想着等今早起‮候时的‬也就干了…我给你擦干净以后就走了啊!”肖俊寒着脸厉声问道:“肖肖秘书!好你一个谦谦君子!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么说,我肖俊还得感谢你肖秘书了?你把一个黄花大闺女的一丝‮挂不‬,你还得让我对你千恩万谢吗?需要不需要我报警?”肖没见过肖俊怎么严肃过,顿时了哥大红脸,额头上也浸出了细细的汗珠,‮道知不‬‮么什说‬好了:“我…我…肖俊姐…”“你趁我酒醉欺负我了吧?男子汉大丈夫缩头缩尾的敢做不敢当算什么呀!

 ‮为以你‬我醉了‮子身‬动不了,就什么都‮道知不‬了吗?这样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说罢,肖俊捂着脸好像在哭泣,这下子真的让肖慌了神,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我…肖俊姐…开始‮候时的‬我是想着给你掉裙子后清洗一下的…我不是人,我做了‮起不对‬你的事情,其实…其实我是…我喜欢你的,我早就喜欢你,你太漂亮了,<舂风拂面> M.sANwXs.coM
上章 舂风拂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