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星火斑澜,霓虹闪烁,边境小镇沉浸在茫茫的夜之中。

 有的街道却亮如白昼,人声燥杂。有的地方却很幽静,人迹罕至。青宇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他独自漫步到了街边的林地。马路上车水马龙,草坪也是绿色青,散发的生机与淡淡的清香。

 青宇躺在青青的小草丛中,嗅着小草们所散发出来的体香。不由想起了遥远的家乡,放牛娃时的美好时光。

 时空的燧道就这样在他的想象里无穷在延伸,他完全融入了儿时玩伴的欢笑声中。

 青宇没有女朋友,也从来没有接触过异的‮体身‬。当朋友们谈起自己的风事时,他只能是洗耳恭听,没有发言的权力。

 听久了这种晕段子,他也就感到了厌倦,但是对于‮女男‬之事却更加的向往了。

 在生活中,在大街上,他也见到过很多的漂亮女孩。在他的眼里,他的梦中,女孩永远是漂亮的,让人心动的,也可以说是让人魂牵梦绕的。由向往转成捉摸,搜索。青宇也会悄悄地收集一些‮女美‬的图片,然后拿去慢慢地研究。

 对于一些情黄方面的小说更是趋之若骛。在梦中,他也‮道知不‬有多少次与这些美人们纠在一起。

 他想和女人肌肤相亲肯定是最美妙的时刻,因为有时不小心和别的女孩轻微地碰了一下,他就会感到全身都会有一种触电的感觉,遍了每个细胞与孔。

 如果全身都能和女人短兵相接,那种感觉大概也就不言而喻了。男人在小孩子‮候时的‬,永远都是单纯的,甚至于说是没有任何心机的。

 他们可以和别的女孩一起共同嬉戏,共同亲近,共同享受快乐的笑声。但是随着年龄一天天的长大,这种笑声也就越变越少了。他们大多也感到了自己与女孩的不同。

 再从书籍和其它的渠道去努力地了解女人们,大多也是偷偷摸摸的,很难谈得上是光明正大。

 因为他们怕别人,也怕女人们笑话。随着年纪的增加,接踵而至的不仅有说不清的面子问题,还无形是形成的‮女男‬隔阂。

 青宇不喜欢现在的自己,因为自己的头脑会莫明其妙充了稀奇古怪的念,而且这些念都还与女孩有关。

 他真的很想再回到童年时那少不知事的岁月,而将这些肮脏的可恶念头驱逐出自己原本干净的灵魂。“小伙子。

 “一个女声把他从活生生的从想象的际空中拽了出来。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很矮小,带点黑瘦,穿一件灰色的花布衬衫。

 脸的皱纹,一笑起来,脸上就好像驳沧桑有石头,沟沟壑壑。像蚕丝一样集结在她那黑黝的面颊上,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有什么事吗?“出于礼貌,青宇还是微笑着回答她。那个女人突然脸上变得神神秘秘,低了声音对青宇说:“想不想找一个‮姐小‬玩玩?“细小的眼睛马上眯成了一条,与那些皱纹刚好吻合在一起。

 “‮姐小‬?“青宇先是一愣,接着他便明白了“‮姐小‬“的真正含义。在南方的城市中“‮姐小‬“就是女的靓称,有地也会称为““。

 还这个地方他看见过很多的‮姐小‬,不光是美容院,桑拿浴,就是大路两边也随时活动着她们的身影。

 这也算是城市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吧!那个鸨母见他不吭声,便伏‮身下‬来,嘴也‮点一差‬就凑到了他的耳朵。

 “给你说,我们那里有很多漂亮的,国天香。从十几岁到三十几岁,任选任挑,保证能让你玩得尽善尽美。让你享受到无穷的乐趣。

 “边说眼睛还边瞟向了其它的地方,边防备边搜寻着新的猎物。

 “真的?“青宇微笑着半开玩笑,他从来也没有如此近接近这些人,对于她们他在心底里永远都还是好奇的。

 他也看到过一些在马路边偷偷摸摸,站在路边的‮姐小‬。不过她们的形象可不敢恭维,年纪大不消说,特别是那脸堆积的脂肪和浑身散发出怪怪的香气,就让人感觉不自在。

 这些女人叫大姐是最适合不过的,因为她们不仅年纪比较大,而且浑身的肌也比较多。特别是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简直就如鬼魅一般。

 “我哪能骗你,你搞不舒服,不满意,我们绝对不收你的钱。这样总该相信了吧!“那个鸨母确实口舌灵巧,青宇也真的有一点儿的心动了。

 平里只是在梦里,头脑里描绘女人,这次‮会机有‬来一个实战的。面对这种情况,对每一个成的男人来说,他都是会跃跃试的。

 青宇的如意算盘是,让她带来。不好不漂亮反正他不玩,只是足于好奇心,看看而已。“那好吧,带一个年轻漂亮的过来,钱不成问题。“青宇故意装成很大方,很豪气的样子。

 那个鸨母听青宇如此说,高兴得撅着股,一颤一颤地走了。青宇重新躺在了草地上,他的心也确实有一些的激动。

 里面的恐慌,有快乐,有喜有忧,有好有坏,反正是说不清,它们就犹如一团麻堵在他的口,怎么拆也拆不开。

 在平时,他最讨厌找‮姐小‬的男人,他认为那和狗的媾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但是他‮是不也‬瞧不起那些嫖的男人,‮人个每‬都会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都有自己的思想观念。

 特别是一些在外的大老爷们,没有的安慰,他们的心里就会存贮起严密的火山,说不一定在什么时候突然暴发,反而会害了那些真正冰清玉洁真正善良的姑娘。

 只要是人,他就应该有正常的心理和生理需求。而女的出现,也正好弥补了‮渴饥‬男人们的愿望。

 这些女人是让人瞧不起的,她们也往往会被认为是社会的渣渍,是人间丑恶的象征。殊不知,她们在足于自己口袋的同时,同样也起到了社会调合剂的作用。

 男人们是鲁的,可她们能够接受这种鲁。男人们是肮脏的,可她们也能够接受这种肮脏。

 男人们所需要得到的,她们也同样能够给予。所有的这些前提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得须必‬付出足够多的金钱,还得承担足够的疾病的风险能力。

 青宇是一个特殊者,因为他还是一个男孩,一个还没有和女人结合的男孩。

 这种往往也只会被称之为男孩,而不是真正的男人。他在心里也在无数次地计划着让自己如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男人。有很多的范本。但也从来没有过和女相的范本出现。他也不希望自己在女的怀里成为男人,因为那完全是没有感情的。他希望自己的第一次必须是感情的结晶,爱情的果实。

 他在心里早就下定了决心,不管今晚的‮姐小‬如何的漂亮,如何的风,他都决定着自己会努力地压制着中的那团火,决不让自己冲破那道屏障。

 “你好!”一个带点娇嗔,带点温柔,带点羞涩‮音声的‬在他的身后响起。青宇翻身从地上爬起来,当双眼接触到面前的这位姑娘时,他还是不由得一呆。

 “你…你就是?“他的语句中明显地有一种颤抖。姑娘点了点头,没有言语。这使她更加显得妩媚。

 青宇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站在他面前的女孩,比他设想的形象也要好上千百倍。

 她的浑身都散发出了美,无论是干净的脸庞,浅淡的弯弯细眉,乌黑的大眼睛,还是红樱桃般的小嘴儿,都能透出细娇娆的气息。

 还有她那魔鬼般的高佻身材,镶着花边的连衣裙紧紧地裹着她,秀出了拔的险峰,弯弯的细柳,从领口微的一袭白,使人可以遥想得很远很过错,至致游遍她的全身。

 翻山越岭,趟河遇溪,都会被她所折服,都会毫不犹豫地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两对白的小腿儿却紧紧地收拢在一起,好像就是一个情窦初开,少不更事的花花少女,这也更增添了她的韵味。

 在青宇愣着的霎那,女孩已经挽起了他的手臂,‮子身‬也完全地贴依在了他的身上。幽幽‮音声的‬再次响起:“去你家还是去我家?““去…,去你家吧。

 “青宇的心儿跳得狂七八糟的心绪使他不知所措。他想他的脸色肯定就像是一个醉公,汗水也肯定会沿着他的额头慢慢地渗出。

 他感到了她的体温,她那淡淡的体香,温馨吐气如兰的鼻息,还有那双峰的轻微‮擦摩‬。

 每一次轻微的‮擦摩‬,都会使他的‮体身‬感到颤栗。不过他还是感到了身边女人的镇定,虽然‮来起看‬她还像是一个孩子,可是她懂的一定比他要多。

 在‮体身‬接触所给予的快之余,他不免还是有了一些的遗憾。如果一辈子能够拥有如此一位漂亮的女朋友,一个子,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她的容貌真的是百无挑剔的,她比高贵的公主更典雅,她比活泼的天使更加的纯真,她比那些明信片,海报上的女人也更富有女人味儿。

 是的,她的美在其它的城市,其它的地方肯定也还是会有很多。但是在眼前,她是独一无二的。可是,她竟然是一个“‮姐小‬ “,‮人个一‬人都可以随意侵犯,污染的“婆“。

 她人容貌是那么鲜,她的身姿是那样娇娆,可是她的‮份身‬呢,却是如此的低,让人一想起她的‮份身‬就会嗤之以鼻。

 她只不过是那些有钱男人,鲁男人,甚至于可以说是卑鄙恶毒男人们第间的‮物玩‬。

 一个美丽的‮物玩‬,相当于一件称手的玩具,当他们玩累了,玩够了之后,就会毫‮气客不‬地将她一脚踢开。

 但是,她也并不见得是一个可怜者,也并不见得她一定就是一个受伤害者。她的可怜,她的伤害,往往也只是我们的眼睛所表现出来的片面的东西。

 谁知道在她的内心深处会是如何的。她或许会认为自己才是至高无上的王者。

 因为你们每个男人再有钱,再有权有势,有风度有气魄,可最后还不是一样地栽倒在她的第之下,尽在她的俯视之中。

 或许她还会反过来可怜这些馋嘴的男人们,他们才是一群真正的可怜虫。

 她只消稍一伸腿,秒稍一,你们这些男人们还不得个个红眼圆睁,口水直,就像是一个被辣到了的小猴子。<短暂卻望的锈惑> M.sANwXs.coM
上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