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
救赎1
“提笔难言;可是又不得不提;此乃我之痛吗?不然,但也然而。一个小小的心理契约,我必须也得遵守。但我好像也有一些力不从心。

 无奈的风儿窜遍了我的四肢百骸,它们在我的骨子里长久驻足,挥之不去。”这是尤鸿之写在自己记薄上的感言。仿佛此时在他的脑海里与生活中,到处也都布了无奈的影子。

 它们附形地跟着他,死死地绕着他。将他慢慢地向了一个狭小的死胡同,如同一条精神开始错,‮体身‬开始崩溃的疯狗一样。

 散的书籍撒落了一屋,书的封片上印着各的颜料,像是一只只诡皮的眼睛,正嘲笑着他。

 尤鸿之躺在木板上,翻转了一‮身下‬,木板在他那并不肥硕的‮体身‬下咯吱作响,唯一的凉席与毯子也更加痛苦地蜷缩成为了一团儿。

 旁边立着他的画架,画架上的画面纸上有一只红红的苹果,却被小虫子偷吃了一个小角。

 画的颜料有些模糊,但却也有一种神秘的透视感。反正你永远也不会将苹果看成是梨子,顶多你也只会认这那是一颗红红的樱桃。

 屋子的光线很暗,但这也并不能表示今天的天气就是雨天,抑或是黑幕垂临。

 屋子有一个小窗户,小得也只能说成是烟囱。光线也就是从这个蔓延了进来,却无力气伸全了自己的

 光线在了尤鸿之的小腿上,清晰地照出了雪白皮肤上长而浓青的腿。腿在光线里慢慢地挪动了一下,很慵懒的姿势‮你诉告‬,它的主人此时也正在休息。

 从轻轻的鼾声听来,他睡得很香很沉。但从皱着的眉头与晦的脸色上来看,他此时也或许是正在过鬼门关,恶梦连连呢!整个空间倒也还没有霉气,因为画作的颜料味儿替代了它。

 反而在空气中却弥漫着一些的辣,但也有一股浓浓的醇香。醇香的味儿漫漫长长,飘飞在尤鸿之的四周,变成了一位轻逸的手掌的阿女,妩摸着他,亲吻着他。

 它的节拍那么慢,那么柔,似一缕儿淡云轻雾,一抹儿红霞丹清。确切地说,是水儿,是绸缎般的柔滑。

 尤鸿之也说过,生活在颜料中的他,方才感觉有了一份依托,有了一些‮全安‬。

 更重要的是,他前所未有地体会到了温馨‮悦愉‬。由此,他也就一直认定了,自己应该是一个天生也就具有了艺术灵气的,而艺术则也应该和他的生命融合在了一起。

 深圳的夏天也不算是太炎热,但也还是有一些的闷气。估计外面大街两边的树木的枝桠现在也正微笑致意,淡摇频频。

 风儿抛弃了尤鸿之,所以他那头的长发不能自信的飘逸,而只能杂乱地铺在木板上。

 空气‮是不也‬太清新,招来了捷飞的蚊子,慢慢地落在了他的胳膊上,将长而细小的嘴儿伸进了他的皮肤,出了足的笑

 他体尝到了一丝的,但绝对不是很。他随手也本能地用五指朝蚊子拂去,碰着了它们的翅膀,有些疼,逃离了。

 他便也改拂为抓,用手指甲将胳膊也抓得红生生的,清楚地印现出了一团小小的疙瘩。

 再继续的一翻身,传出仍旧淡淡的鼾声。门“咚咚”地响起来,响声慢慢地飘向他的耳膜,并震着。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厌烦。

 身下的木板再次奏响了它的独曲。毯子仿佛也更加的痛苦了,好门响却丝毫也没有要停歇的意思,并传来了一个男中音的腔调:“开开门,开开门。”门在他的手掌下,变得更加的欣鼓舞,唱得也更加的起劲。

 尤鸿之睡不住了,他咕嘟一下子爬起来,张大了嘴,打着哈欠,伸了伸疲惫的

 他抓起旁边的一件t恤,搭在肩上,嘴里也懒散地应着:“谁啊?”见屋内有人应声,门边的人便停下了手中的槌,独曲也是戛然而止。

 接着又是低落的男中音:“小伙子,该房租了。明天一定要下来哦!”一口长气从尤鸿之的嘴里吐出来,他站立起来的‮子身‬再次倒在了大上,头脑也开始慢慢地清醒了。生活中的现实也在他的脑门上,也在缓缓在萌芽。

 “房租!”一个普通的名词。可是,此时这个名词变成了一块沉重的石头,在了尤鸿之的心里。

 他感受到的不仅仅是铅球般的沉重,还有那百般无奈的烦海。很简单的东西,很直接的意义,对于尤鸿之而言,都变得复杂‮来起了‬。

 ‮道知他‬,这只是一点小小的钱。如果要打个比方,比不上别人的一顿饭钱,也没有别人一晚上的住宿费多。

 甚至于可以说,没有别人打发奴才的小费多。尤鸿之不喜欢考虑这些问题,他喜欢的是他的画架。

 他脑子里装的也只是他的颜料,他只是知道要将这些颜料组合起来,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心境。

 这个小屋是他的整个世界,也是他理想的海洋。在这片狭小的海洋里,很痛快地飞翔着,翱游着,并放飞自己,让自己的灵魂跟着理想一起升飞。

 他的鼻息间传来了一缕淡淡的香,是油料的味道。他的神经也在这股味儿下松驰了下来,松驰下来的神经便又再进入到了幻想的天堂。

 在天堂里,他触摸到了艺术之神的丰泽,他体尝到了艺术所赋予他的高贵。他认为他是高贵的,艺术变成了他的躯体,他的躯体也在瞬间变成了艺术的全部。

 他‮摸抚‬着下巴上的小胡子,硬茬茬的,有些棘手。莫非自己真的老了?他想起了父亲的胡子,曾经扎得他的小脸儿的,那种也一直窜遍了他的全身,并深入到了血中的细胞里。

 扎出来的是净,是通透的舒服。但是,父亲的小胡子给他的也有许多的沧桑,也有些近似于苍老。

 反正父亲这两个字就是属于老人的。可是,他现在还没有当父亲,可‮么什为‬已经体尝到了那种只有父亲才能感觉的沧桑呢?沧桑是一种气质,但更多的是出于无奈。

 他按亮了电灯,雪白的灯光照这了屋子。屋子里一片狼藉,看着这屋,他呵呵地笑起来。

 喃喃自语地说:“这才是艺术家居住的地方!”转而他又说:“狗的艺术家,算什么东西,都快要被别人扫地出门了,还艺术家?艺术家是什么样的?他们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画室,有属于自己的领地,还有无数的际场所,还有无数国天香的女人。”他嘴里嚷着艺术家的名头,手里却拿起了一本书,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书与地板相‮音声的‬使他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他中的闷好似撤退了一些。不过,瞧着杂乱的屋子,他的眼中也还是有一些芥蒂。他拿起镜子,对着自己的脸庞。

 这是一张丰毅而坚强的脸,浓浓的眉毛,眉间学有一颗小痣,也就显得更清了一些。两片眉毛也快要变成连理枝了,在肥鼻子的上方,眉毛的尾巴也是依稀可见。

 脸型虽然不是太硬朗,该有的棱角也还是有的。眼睛依旧很清澈,多了一份深邃。自己瞧着,也觉得自己是在思索着什么。只有额头浅浅的印痕告诉他,他正有无穷的心事。

 而长得离谱的头发好像也在说,该修理修理它了。他并不喜欢长发,但是在深圳这个地方,理发仿佛也成为了高档的消费。

 为了节约开销,他只能让并不深黑的长发漫无目的地生长着。瞧着凌乱的画具,它们多么可爱哟!在这紧要的关头,它们一点儿也不惊慌,更没有那种落魄的凄然。

 它们也依然是矗立在那儿,依旧散发出浓浓的芳香。可是,它们知道吗?它们的主人就快要被扫地出门了。

 别人可不会以为艺术是高贵的,也不会同情艺术的生命。“得去找钱吃饭!”他咕噜了一句。住的地方不讲究,即使是大街,他也可以躺下睡上一晚。

 只是要将鞋子与衣服收拾好了,不然清晨起来,鞋与衣服也许都会飘飞无踪呢!他有这个经验,想他当初出来‮候时的‬,背上搭一上牛仔包,包里装着几件破衣服,兜里再有几张皱巴巴侵了汗水的纸币,这就是他全部的家当。

 现在与那时比起来,什么也没有多,只是平空多了一些画架,一些劣质的颜料。还有最重要的也许就是梦想了,在他的头脑中深深地烙下了一些脆弱的须。

 但是,须一入丰饶的土壤,它们就会蓬地生长。一落到他那贫瘠的土地中,就犹如遭受到了天大的灾祸,小苗苗的生长过程也便惨不忍睹了。

 他几下也就穿上了衣服,一件雪白的衬衣,一条漆黑的长。皮鞋则是假皮,倒也黑没亮光。在深圳这座以打工为主的城市中,这身行头倒也普遍。行走在大街上,很容易找到翻板。

 他想他应该去找一份工作,最好是那种包吃包住的,一个月几百块钱。

 主要也就是混上这张嘴,才是大事。外面阳光明媚,人声沸腾。街上的小轿车也跑得畅,各种牌子的轿车,高档的,低档的,形形,争相斗奇,惑着行人们的眼睛,耀得他们的眼神也在闪闪发光。

 尤鸿之拖着有些沉重的步子慢慢地行走着,眼光也在漫无边际地搜寻起来。

 这是一个小村子,离真正的市中心也还是有一些距离。但也还是很繁华,村子旁边有一座科技园,园子里树林丰盛,一幢幢的小楼也便接二连三地冒了出来。

 从楼房那铺着光洁的大理石去判断,这儿也算得上是所谓的高档场所。

 而小村子的房屋却错无章,没有什么规划。小村子里的土著居民利用先天的优势盖起了自家的小洋楼,一座挨着一座,中间的走道就如同是小胡同,但是比胡同更加的窄小。

 因为楼与楼挨得很近,所以人们便送给它们一个美丽的称呼:“姐妹楼!”听起来倒也贴切。当你跨入村子‮候时的‬,接你的首先便是一个精致的门楣,它的造型很像是牌坊。上方恭恭敬敬地写着“上沙村。”进入村子,也便热闹了。各种的铺子花花,吆喝声,喧哗声,嘻闹声…组合在了一起,变成了海洋般的,你首先会有一股先天的‮奋兴‬涌上来,再而便是对这花花世界的惊奇。

 尤鸿之也就住在这个村子里,此时他也正好行驶在这个村子的店铺之间。

 这儿的一切他都<短暂卻望的锈惑> m.SanWxS.COm
上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