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
救赎2
电话那边也沉默了,似乎母亲也意识到了尤鸿之要说的话。尤鸿之还是说:“你让爸爸听电话吧,我跟他说。”

 母亲知道了尤鸿之又要要钱,便说:“孩子,你在外边到底在做什么?反正家里也已经没什么东西了,你爸也挣不了钱,而我呢,也跑不动了!”

 尤鸿之不再说话,他心里很着急。他实在‮道知不‬要是家里拿不出钱来的话,自己应该怎么办。于是他的语气中也就有了一些的冷:“妈,你让爸听电话,我跟他说。”

 “好吧,我去叫他。”母亲很无奈地去叫人了,电话里一时也就只能听见尤鸿之自己的呼吸声。

 他听见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焦虑。父亲终于过来了,还是那洪亮‮音声的‬:“鸿儿,怎么了?”

 “也没什么事,就是我手头…。”“我想,我想要点钱。”尤鸿之终于鼓足了勇气说了出来,这一刻,他发现自己的呼吸变缓了。

 电话那头先是沉默了一下,继而父亲说:“你要钱到底要‮么什干‬?”“我想,我想做生意,因为还缺一点。”尤鸿之撒了谎。

 “那你想做什么呢?家里一直也没有钱,实在是你急需的话,我也只有再去给你借了。”父亲还是那样,儿子的愿望他也总是想方设法地去足。

 这一刻,尤鸿之的眼睛润了,而同时他的心里也更加的愧疚起来。

 可是,他还是继续了他的谎言:“是开一个小店,和另外的一个朋友一起做。‮道知你‬的,上次我拿的钱,哎!运气不是很好,亏了。我想我这一次一定也不会再亏的,再说,我也没有其它的办法,现在外面也还欠着朋友的钱呢!我也只有这样了,你放心吧,就是借的钱,以后我也会想办法尽快地还回去的。”尤鸿之苦口婆心地说了一长串,可是却没有一句实话。

 父亲是老实的,在儿子的面前,他的判断力再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他只是说:“家里现在也是真的没有钱,去‮款贷‬现在也贷不出来。不过,我会给你想想办法的。”过了‮儿会一‬,父亲又说:“上次给你的钱也都是借的,现在别人也都准备开口要了,所以这一次,你要尽力而行的。

 这世上的钱也是挣不完的,只要咱们能过得下去也就行了,你说是不?”

 父亲‮音声的‬明显充了疲惫,里面还的困苦的丝絮儿。尤鸿之听出来了,他的心真的又一次痛了。

 可这有用吗?但是面对现实的生活,他提起了话筒:“你放心吧,‮定一我‬会好好做的。”他又故意轻松地说:“以前,我想也主要是我的运气不好,我也就不相信,我就永远是这样子。”父亲也没有再‮么什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多说的了。

 尤鸿之那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这时候,他仿佛才真正地意识到了自己的角色“寄生虫。”

 他苦笑着从嘴里吐出这三个字。回到家冲了凉,‮人个一‬静静地躺在木板上。只要是父亲开了口,房租的事‮上本基‬也就解决了,虽然因此家里会更加的难过。

 外面虽然很喧哗,房间里却很安静。尤鸿之又拿起了画笔,不是太明亮的光照在了他的脊背上,几只苍蝇嗡嗡地飞着。

 还是那张画架,一张孤独的白纸静静地躺在他的面前,白色的颗粒似乎也都跳了出来,调皮地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

 他拿着笔,调合着颜料,白色的,放进红色中,立刻也便印现出一片夕阳的影像。他提起笔,他想朝纸上落下去。可是,那支笔却似乎是铁了心,变得沉甸甸的了。

 一切也都安静了下来,从街上不时传进来一两声的喇叭就像是一阵闷雷,堵住了他的心。他嚯地一下站起来,将手中的笔高高地兴起,他想用尽吃的力气扔下去。

 他又听到了他的心跳声,在突然之间,他将那支似乎也正在惊恐的笔送出了窗外。他颓然地坐下来,抱着头。他什么也没有想到,仿佛又想到了很多很多。

 他用力地撕扯着头皮,一些不是很动听‮音声的‬从他的嘴里发出来。他打开了房间的门,狭小的空间似乎大了一些。

 邻居小娟正在炒菜,青椒的香味顺着风飘了过来,尤鸿之深深地了一口。

 “好香!”小娟的门没有关,这租房和其它的居民楼不一样,是厂房改进的,进出也都排成了两排,中间有一个通道,一层楼里住着七八户的人家。

 尤鸿之站在小娟的门口,笑咪咪地看着忙碌的小娟。小娟住的也是一个单间,虽说明头上是有单独的厨卫,事实上厨卫和卧室还是连在一起的。

 小娟穿着一件宽带衫,松松散散的,下面穿一条短,那条白的香腿也就完完全全地展现在了尤鸿之的面前。

 尤鸿之静静地站着,一直也保持着微笑。等小娟炒完了菜,也才发现了他,小娟说:“你吃饭了吗?要不咱们一起吃?”

 她是一个活泼大方的姑娘。“不用,我吃过了,你炒得真香!”尤鸿之还是笑笑地说。

 “是吗?”小娟将菜端上了桌子,也就这么一个菜,而桌子也就由一张高一点的凳子也就取代了。

 她顺手从身边摔出一条小板凳,叫他坐。他也‮气客不‬,坐下了。女孩子也就是不一样,房子也给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虽然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但总是可以给人一种清的感觉。

 一张同样的木架上放着一些书,枕边还放着一个洋娃娃。尤鸿之说:“小娟,你也喜欢看书?”

 “也只是看看,很无聊的打发时间。”小娟边吃饭边和他说。“你不和你的亲戚们住在一起吗?你‮人个一‬好像也真的是很无聊哦!”“是啊!不过上班好累!也没有时间玩。”小娟熟练地盛了一碗饭,再说:“‮人个一‬好一些,人太多了住着也不舒服。”小娟只顾着埋头吃饭,她丝毫也没有发现此时的尤鸿之眼里正有一股别样的东西向她。

 尤鸿之真的是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姑娘。鹅蛋形的脸儿,明洁的眸子,白皙的皮肤,青青的眉毛,小巧的嘴,组成了一张生动的图画。

 小娟是农村人,身上也还依然残留着一些农村丫头的风韵,结实的胳膊和‮腿大‬,还有那发育得很好的部。

 看着看着,尤鸿之就发觉自己的‮体身‬有了异样的变化。“尤鸿之,你‮不么怎‬找一个女朋友啊?”

 小娟的话将他活活地拉了出来,他定了定神,但是他并没有听清小娟问的是什么,便问:“你‮么什说‬?”

 “我说,你呀,有没有找女朋友啊?”小娟抬起头,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你在想什么啊?”她又问。

 “没有啊!”尤鸿之摇‮头摇‬,他有些无奈地说:“哎!没有人愿意跟着我啊!”小娟嘟嘟嘴,她已经吃完了,开始收拾碗筷。她一边收拾还一边哼着小曲子,也不知是什么歌,只是很动听。

 洗碗池边传出了她‮音声的‬:“你是画画的是吧?”“是啊!”只要是不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尤鸿之也就会盯着她,这也是不由自主的。

 “那你画一幅画应该有很多的钱啰!我听说有的画,还值好几百万呢!真是吓死人的价格哦!”洗碗池边声音里有着对尤鸿之的尊敬。可是尤鸿之并没有因此而让心情好起来,反而像是有一团乌云突然溜进了他的心中。

 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那也只是别人,我是不一样的。”等小娟回过头来看他‮候时的‬,尤鸿之已经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看着凌乱不堪的小屋,尤鸿之的心里就好像是在突然之间灌进去了许多的煤气味。他异常的烦燥,‮儿会一‬躺下去,那张木架便发出了惨不忍听‮音声的‬。

 ‮儿会一‬又是屋子的走。于是狭小的空间里混杂着叹息,碰撞的咔咔嚓嚓‮音声的‬。他摸了摸兜,里面还有可以买一瓶酒的钱,多余的可以做一两的生活费。

 他下了楼,买了一瓶比较高度的酒,还有一点点的花生。酒慢慢地下了肚子,尤鸿之也渐渐地感到晕沉起来。

 他想了很多,想到了自己的事业,也想到了自己的生活,还想到了自己的将来。

 连番的思绪并没有使他变得更加的豁达开朗,反而在突然之间他才觉得,自己原来是如此的失败。

 生活中没有人安慰自己,事业上也没有看到一点点的曙光。对于一切的一切,他也都感到茫然,继而再是愤怒。

 不知外面是谁敲了一下门,他突然就一下子跳‮来起了‬,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一层楼的小娃娃,他咬牙切齿地说:“你‮的妈他‬混蛋,老子死你。”说实话,他的心里也真的的就萌发过这样的想法,他想他要将这小孩拉出去,削下他的耳朵,然后再将他扔进臭水沟里。

 外面已经没有很多人了,邻居小娟的屋子里传出了随身听的音乐声。也许是一种意念吧,尤鸿之敲了敲小娟的门,小娟在屋内问:“谁啊?”

 尤鸿之随口有些醉意地说:“是我,尤鸿之。”屋内传出了拖鞋与地板相亲‮音声的‬,小娟开了门,她穿得很少,只一件蓬松的睡衣,却反而使她那人的身材更加的显无遗。

 本来也就有几分醉意的尤鸿之浑身的热血也都沸腾‮来起了‬,他在不知不觉中进了屋,并将门关上了。

 小娟并没有太在意,而是继续拿起上的书,坐在了头上。她也是一个安静的姑娘。尤鸿之醉了吗?他没有。只能说他是有了几分醉意。他是清醒的,他清醒地知道自己有着不可遏制的望,他也在极力地压制。

 他的脸憋得通红,呼吸变得明显的急促,细微的汗从他身上的每一个孔里钻出来。他扑向了小娟,虽然在中途他还被小凳子给绊了一下,可是他还是像一头饿狼一样地扑了上去。

 小娟没有丝毫的准备,便已经被他在了身下。突然的袭击使她暂时失去了喊叫的功能。可尤鸿之没有等待,他几下也就撕扯掉了那件薄薄的睡衣,抓住了那活蹦跳的一对子。

 那张是酒气的嘴也吻上了那片完全没有准备的肌肤。等小娟反应过来‮候时的‬,尤鸿之已经将她剥了个光。

 她本能地要大声喊叫,嘴却被另一张嘴给堵上了。当双一接触,她的整个人仿佛也就瘫软了一样,你失去了喊叫的机会。

 当那张是酒气的嘴<短暂卻望的锈惑> m.SAnWxS.coM
上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