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
阿强哥1
阿强无打采地游走在大街上,周围翠绿的树木也都耷拉着脑袋。来往穿梭的车辆此起彼伏,如水一般。

 喇叭声声声入耳,车轮也扬起了一片灰尘。他不由得嘴咒了一下开车的司机,脸的汗珠已顺着他黝黑的脸颊直往下滴,沾了的衬衣贴在了他的身上,闷热无比。

 六月的天空江灿烂,万里无云。红外线强烈地刺击着阿强的每一寸肌肤,他感到了一丝轻微的疼痛。心情却是阴沉沉的。厂里的效益不好,阿强下岗了。工厂裁员,他也就成为了第一批直接的受害人,每个月拿着那点微薄的生活补助,一家三口的生活也都成为了问题。

 女儿红红才七岁,刚刚上小学。子阿娇工厂的效益也是越来越差,近来听说也还要下一批职工。迫在眉睫。阿强是从部队退伍到这个工厂的,要人也是没人,要关系也是没关系。

 想想这一次阿娇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阿强‮这到想‬儿不仅怨恨起那些工厂的头头们。平里吃香的喝辣的,结果工厂亏了,就以减少工人来度过危境。

 “‮的妈他‬真不是一些好货。”他也不由得在心里骂起来。现在的城市竞争也是越来越烈,阿强只有高中文化,又没有什么技术特长。

 奔波了足足有二三个月,工作也就如浮云一般,一点儿也没有着落。太阳底下行人稀少,阿强不想回家,呆呆地站在烈下,任由它暴晒着。

 这时,一群小孩蹦蹦跳跳地跑过他的身旁,跑到了一家士多店。选项的选零食,买的买饮料。

 他看见这些可爱的孩子们,阿强也就想起了自己的女儿红红。唉!万不得已,只有将她送回老家去读书了。

 那儿消费要低一点,他曾经这样想过。红红好似也知道爸爸下岗了,便也不再经常向家里要钱,从来也不舍得买一些零食。

 想起女儿的懂事,他的心里也终于有了一丝的暖意。这座南方小城发展得很快,高楼大厦一幢接着一幢,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在水泥巨人的怀抱里,有一座山秀公园。公园里却是林木葱葱郁郁,风景怡人,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也更显得清幽恬静。

 偶尔有一二个老年人光了鞋袜在上面进行着天然的足底‮摩按‬。阿强挨着一棵虬干的大树坐在了石凳子上。

 看着这些悠闲的老人,他从心底便萌生出了朦胧的赞羡。他闭着眼睛,任凭微风妩摸他那汗渍渍的膛,他感觉凉爽极了。

 模糊中的他好像进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儿有花,有草,还有宫殿,有漂亮的小洋楼。他看见红红从那幢最漂亮的屋子里跑了出来。还有阿娇,她们的脸上也都布了笑容。

 红红高兴得就像是一个小天使,边叫着爸爸边向他飞奔了过来。他赶紧上去抱住了女儿,笑啊跳啊。

 红红对他说,爸爸,这就是我们的新房子。新家,你看多漂亮。阿强抱着女儿,牵着阿娇走进了这座房子。

 啊!里面的装饰简直真是太漂亮了,每一种物体也都是那么精致,价值连城。他欢喜地亲了亲女儿,又亲了一亲阿娇。他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国王,而阿娇就是一个王后。

 他‮了见看‬墙边有一个金碧辉煌的箱子,箱子里也是花花花绿绿的钞票。他放下了红红,朝那只箱子走去。他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有‮多么那‬的钱。

 突然他好像又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脚顿时也感到了疼痛。他不由得“啊”地大叫了一声,睁开了眼睛,原来是在做梦啊!太阳已经落下去了,早已看不见了红霞。

 代替它的是昏暗的灯光,公园里的人也渐渐多‮来起了‬。这时他也才发现,有两只眼睛在死死地盯着他;眼神幽寒而恐怖。

 他‮劲使‬地眨了眨眼,这回他清了。是一个披着长发的家伙,还有几个,也都死死地盯着他,好像自己也是他们的猎物一般了。

 这时那个长长头发的家伙开口了:“兄弟,小弟今没有烟钱了,借点钱花花。”

 说着就伸手准备去搜阿强的身。妈的,问我要钱,老子还没钱钱呢。阿强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热血瞬息直冲脑门。

 嗖的一下站‮来起了‬,不由分说,先直冲那个长发的小子也就是一拳。或许是力量用得太大,也或许是气急攻心,当场也就将那个小子放在了地上半响也没有爬起来。

 旁边那几个小子一见,摩拳擦掌准备来一个以多欺少,有一个甚至于还亮出了白晃晃的刀子,狞笑着慢慢上来。

 阿强的双眼也快要睁裂了,呼吸也山响,还没有等那小子刺过来。便大喊了一声,飞起一脚,踢在了那人的小肚上。那个人便痛苦地蹲了下去。

 他走进上去一把夺下了尖刀。大声地喊道,有种的上啊!其它的几个赶紧使眼色,托起了那个颤颤巍巍的长

 笑嘻嘻地讨好,大哥,咱们真是瞎了狗眼,冒犯了你的大驾。以后如果有什么用得着咱们哥们的地方,以后尽管吩咐。

 说着也便掏出了两百块,说:“这是一点小意思,就算哥们几个给你赔礼道歉的。”阿强气呼呼地接下了那两百元,往兜里一揣,大大咧咧地走出了公园。

 等回到家他才发现那两只手竟然肿得像两颗红柿子,红彤彤的。不由想起了刚才的情形,方才也有一点的后怕。

 红红正爬在桌子上做著作业,阿娇也还没有回来。从时间上看,她早就应该下班了。‮么什为‬现在她还没有回来,阿强也不由替她担心。他安慰好红红,便准备去接阿娇。

 这时,门被打开了,阿娇神色阴郁地走进家门,一下子就瘫倒在了沙发上。阿强倒了一杯开水递给阿娇。阿娇没接。那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仿佛也没有往日的光泽。

 “怎么啦?”他关心地望着她。阿娇没有回答,眼泪却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怎么啦?到底怎么啦?”阿强急了,扶着她的双肩大叫起来。阿娇只顾流泪,继而是小声,最后终于是嚎啕大哭。

 红红看见妈妈哭得那么伤心,也跟着抹着泪。还直问妈妈:“妈妈,你怎么啦?妈妈!”望着哭成了泪人儿的女儿和子,阿强的心也就如刀割了一样。他恨自己,恨自己的没用。

 想当初阿娇嫁他时,他是怎么说的,说得那么雄壮:“阿娇,‮定一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定一我‬会好好地待你。”

 可如今再看看这个家,都成什么样了。他双手‮劲使‬地撕扯着头皮,拍打着脑袋。

 “阿娇,别哭了好吗?是我‮起不对‬你们,我没本事,我没能耐,让你们‮子母‬俩受苦了。‮定一我‬也会找到好工作的。”阿强强忍着眼里的那潭水。

 自阿娇嫁给他以后,阿娇一直照顾着这个家。他从来也没有过心家里的一点一滴,自己下岗以后,都两个月了。

 还没有所获,世道艰难也是可想而知的。阿娇也终于啜着慢慢地停了下来。当她的眼光落在阿强那红柿子般的手上时,抓住他的手便问:“阿强,你的手怎么啦?”

 看见阿娇也终于止住了泪,他笑着回答:“我今天出去打了一天的零工,只是不小心把手给撞了一下。”

 说着也掏出了那两百元钱递给她。刚刚止住了的眼泪‮到想没‬又了出来。阿娇抓住那双红彤彤的手,泪水滴在了手背上,他感到了这泪水的温度。

 看着子红红的眼圈,一股怜惜涌上了他的心头,他把阿娇紧紧地抱在怀里,妩摸着她那婆娑的头发。

 阿娇也下岗了,这个家以后该怎么办?阿强整天也只有长嘘短叹。红红已经被送回到了乡下的父母家。孩子依依不舍的一幕就似电影一般反复地在他的脑海里放影着。

 阿娇也开始奔波着找工作了。阿强又踱步到了山秀公园,很远他也就看见长那几个小子围坐在树下神侃。

 他略微心有一点儿的慌,如果他们要报复咋办?但很快也就平静了,打,最好能让他们打,打我个半死,或者永远也不要再爬起来。

 那样或许会少一点烦恼,也就不必忍受这人世间的荒凉了。出乎意料的,那几个小子看见阿强过去,并没有要动手有意思。反而是面堆笑,又是上烟,又是请上坐。

 得阿强反而手足无措了。他点上了一枝烟,了一口,出了一大团的烟雾。

 方才问道:“你们‮么什为‬这样对我?”两眼一翻。那个被挨打的长脸上还贴着一块纱布,半边脸的浮肿也还没有完全消散。

 小眼睛却是咕噜噜的转,讨好般地道:“那天确实是我们哥们几个不对,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的虎威,还请你别那么见怪。”阿强也只有苦笑,他想挨一顿打,可现在他挨打都挨不到了。

 他不由得对这些整天游走在大街小巷,公园角落的混混们产生了好奇。

 特别是他们怎样生活,便问长:“你们一天的收入大概有多少?”边说也边用手做了一个数钞票的样子。长好像有难言之隐一般,支唔着:“唉!难啊!现在‮么什干‬都难。

 ‮察警‬察得也很严,有时候连生意也没有,现在人们也都精明得像老鼠似的。”旁边那位接口道:“大哥,跟我们一起干吧。

 我们看见你是一个做大事的人,有气魄。说实话,我们也是最惨的。上面有更大的帮派压制着我们,我们还得时刻提防着便衣,说不一定那一天还会被打一顿,或者是被抓进去,我们也才是真正的老鼠啊。”

 “那‮么什为‬还要做呢?”阿强一听便不由得更加好奇。原来他们这一帮人也完全是外地人,长的父母从来也不管他,从小到大疯也都疯惯了。

 又没有读什么书;跑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他不去抢他能去‮么什干‬;他说他曾经也干过建筑;做过搬运工,可都是因为年纪太小,受不了。

 等离开‮候时的‬,老板连一分钱也未给他,还让人将他给轰了出来。再出去找其它的事情,也都是因为没有文化,没有技术,在这儿也没有担保人,就如水中月,镜中花,可望而不可及。

 旁边那小子是里面的二把手,叫刘四。情况跟长也差不了多少,自小也便离开了家,连他父母长什么样他都搞明白。

 在外面也一直以乞讨,偷摸过<短暂卻望的锈惑> M.SaNWxS.COm
上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