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
阿强哥2
城市的郊区比城市的市区里要安静得很多,没有了喧哗,也没有了汽车的轰鸣。

 深深的夜笼罩着这边原野,一勾弯月横挂天穹,击队出了白朦朦的冷光,炎热的城市在这里得到了清洗。

 在这夜中却有一处灯火通明,一幢豪华漂亮的花园别墅,铁棚的大门紧紧地闭着,旁边卧着一条肥壮的大狼狗。

 突然,狼狗的耳朵灵敏地竖‮来起了‬,铁门边一个黑影急忙掏出了一只鸡腿扔了过去,狼狗了下来。

 嗅了嗅那只鸡腿,便狼虎咽起来,只‮儿会一‬便就搞得点滴不剩。那个黑影接着又扔了一条过去,狼狗也就接着吃。边吃边迷糊,最后也终于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了。

 只那黑影小声地说:“狼狗也就是不一样,安眠药也得用两瓶才管用。”见狼狗倒下了,另外两便从黑暗中跳了出来。

 他们便是阿强,长和刘四。刘四白天和他的那些哥们也就早就摸了这块地方,这儿也就是那个李老板的临时踞点,藏娇的金屋。

 没有什么大的保卫措施,办有唯一的一条凶恶的狼狗,张牙舞爪,龇牙咧嘴,煞是凶恶。

 于是刘四也便用了两瓶安眠药兑了两条鸡腿,特地来喂劳它的。见解决了路障,一个个也便悄悄地翻过了铁门,摄手摄脚地摸到了那幢两层高的小洋楼前。

 远远的也就听到了轻微的流行音乐声。刘四解释说,他们可能住在二楼,一楼住的是两个女佣工,现在恐怕已经睡觉了。

 他便领着阿强,长一直朝楼上摸去,发现声音是从一个靠边房间里传出来的。虽然也可以听见里面在有说有笑,可就是进不去,该怎么办?长急了:“‮的妈他‬,咱们冲进去,让这个老驴拿钱出来,何必这么费力。”

 阿强连忙制止:“不可,不可。如果那样,事情也就大多了,而且是并不一定能得到多少实惠。等等,让我想想办法。”

 他低下头沉思了‮儿会一‬,眼睛突然一亮:“有了,刘四,你去半桶凉水来,咱们来一个调虎离山之计。”刘四也真听话,马上转身,不知从那儿就搞了半桶凉水交给了阿强。

 阿强让他去给下面那两个女佣人洗个澡。刘四先是一愣,继而笑着走下楼去。

 果然,过不多时,楼下也剑传来了声声似杀猪般的叫声。门被打开了,李老板和他的小情人相继冲了出来,对着楼下大叫大嚷。

 “‮么什出‬事啦,‮么什出‬事啦?”阿强和长便乘机溜进了屋子,嘿!有钱人的屋子也果然不一样,地上铺着软绵绵有意大利式地毯,头上悬挂着水晶般的大吊灯。

 淡蓝色的墙壁上挂着两幅很大的画框,一幅是一个外国的金发女郎光着股侧卧在单上。

 另一幅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人将头埋进了女人的怀里。女人仰着头,‮大巨‬的子颤抖着,眼睛微闭,也好似幸福地呻着。

 阿强和长可没有时间仔细去看这些东西,现要得赶紧找一个地方躲起来。沙发里,不可能。卫生间,更不行,电视后面,太小了。他两个正在那儿着急呢。顾老板却骂骂咧咧地回来了。

 他的小乖乖也正在劝着他呢。眼看也就要进屋了,阿强和长心儿一硬,干脆就躲到了那张大底下。

 李老板进屋以后嘴里也还是嚷嚷呼呼的,说真是败兴,听得正舒服,让她们给绞了。那个小女人在一边嗲声嗲气地劝他消消火,不要跟下人计较。说完也便飞快地给了他一个热吻。

 ‮到想没‬底下却能将整个屋子都看得清清楚楚。除了上的事情看不见。阿强也赶紧将这个亲吻的镜头也拍了下来。

 李老板好像也真的动了肝火,电视也不看了,躺在沙发上直气。小女人劝了‮儿会一‬,便走进了浴室,热水也便哗哗传了出来。对于年轻气盛的两个‮人轻年‬来说,女人也总是会有吸引力的。

 特别是长,从那个女人一出现,呼吸也就明显急促。这时听着浴室声音,他的心也就像是猴抓似的,怦怦跳。好不容易女人才从浴室里走出来,披肩的长发也是漉漉的,围着一条淡黄的浴巾。

 粉面红霞,肌肤得也可以挤出水来。修长的‮腿双‬也充感,散发出了人的体香。看得出来,李老板的瞳孔也一样张大。那张老脸也就像是喝过了酒似的变得通红。

 女人边走近边解开了那张包体巾。一时青光乍现,高如峰岭险峻,低如广阔平原,即有水潺潺,也有林木苍翠,好一个风景名胜。

 这时底下的长嘴张得已经可以放下一个鸡蛋了,心跳声也如放炮打雷一样,噼里啪啦。

 阿强的心也跳得狂,第一次偷偷摸摸干事,晚辈 来看别人享受私人快乐。这种滋味无法言表。他赶紧提醒旁边的长打开了摄像机。刘老板虽然是年纪一大把,尽然也脸的笑。冲过去抱住了又是亲又是咬的。

 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终于也‮住不忍‬了,几下就撕掉了自己身上的衣物,把那个小女人放倒在了沙发上。女人被他得“哇哇”大叫,发出痛楚而又快乐的呻…女人的每一声呻都会让长一口口水,直到嗓子发炎。

 他想这老驴肯定是吃了药的,不然那会有这么厉害,逗得那个女人痴叫连连。时间就如蜗牛爬行一样来得缓慢,终于随着女人的一声大叫,那个男人方才焉了下来。

 长也跟着了,直直地‮头摇‬:“可惜啊可惜,凝脂芙蓉一般的女人,竟让有着猪一样的肥去接触。”他突然也觉得那个凝脂般的芙蓉一样的‮体身‬也很丑陋。

 就如被摸上了烂泥,变得污秽不堪。许久,李老板才拥着他的女人躺在宽大的沙发上双双地进入了梦乡。

 阿强和长也才能从底下慢慢地爬出来,阿强又给他们来了几张特写,才夺门而出。长却“呸”地吐了一口浓痰,对这对老夫少留下了卑蔑的一眼。

 走出了这座沉睡中的别墅,两人都觉得浑身轻了很多。刘四也赶忙了上来,关切地问‮样么怎‬?长扬了扬手中的摄像机:“那还用说,不过我还是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了一裆的黄金,还了至少有一碗的口水,现在口里也还似火烧一般。”阿强和刘四顿时哈哈大笑。

 照片也都被洗了出来;一张张也真的是绝品,可惜的是李老板那一身的肥和黑斑,多少也影响了一点视觉效果。

 长和刘四着照片相互大叫。要是这老小子少一点点的赘,脑袋上也再多长上几发,这些也真是艺术照片无遗。

 阿强吩咐他们将照片与影带直接邮寄到了李老板的公司,并附上了一封信。

 信的内容是,如果你不想让这些照片与影带让你的子知道的话,不想让你的员工知道的话,不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的话。

 那么请你每月按时汇两万元到***‮行银‬帐号。最后也是一个‮行银‬的帐号。

 而且还警告他不要报警,否则后果自负。当李老板接到那一包信裹时,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完全是自己与那小女人晚上嬉乐时的场景,简直也可以说是五雷轰顶啊。

 他赶紧叫来了秘书,把这些东西交给了她。那女人一看“哇”地一声也就大哭起来。

 “现在怎么办啊,我还怎么去见人啊。你这老不死的,你得想想办法啊?”那哭声也真是惊天动地,肝肠寸断,幸好老板的办公室有隔音墙,不然这个世界也全会热烈了许多。

 李老板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如果这些照片真的让老婆知道了的话,那也就全完了。特别也是不能让自己的员工们知道,自己的董事长原来是一个如此的人。

 那更完了,他的老脸肯定也是搁不下去的,只有挖一个地钻进去,永远也别想再出来。

 唉!也只有将钱给他们汇过去,一个月两万啊!用他的钱也真比割他的还疼,可也没有办法了,谁又让自己不俭点点儿呢。

 阿强们来了一个首到成功,他发现这是一种很好的生财之道。手上也只要控制住了几个像李老板这样的大户,便也就会是衣食无忧了。

 接着也便计划着下一步,下一个老板的计划。现在的老板真多,‮心花‬的老板也更多。

 阿强他们的计划也更是顺水推舟,百分百中,万无一失。他的经济也一天一天地宽松起来,可他一直也没有将此事告诉阿娇,阿娇也还是以为他在外面老老实实地打零工呢。

 她也怕他辛苦过了头,便也自己出去找了一份工作,做保姆。好歹也还是可以解决一下家里的困境。每当阿强望着娴惠的阿娇时,就真的很想收手不再干了。

 可是他觉得还是得再干几件,多积一点钱,他们全家会从此离开这个地方,过平静富足的生活。

 南方的冬天没有落叶,依然是绿色盎然。鲜花遍地开,凉风习习,心旷神怡,在南方过冬天也真是一种享受。

 阿强已经干了几个月的生意,收获颇也不少了。而刘四和长则搞得油头粉面,打扮得倒也风度翩翩。真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啊,这两个小子,还别说,打扮起来也还真是靓仔。

 阿强知道他们做的事情是犯法的,常次下去肯定‮是不也‬办法。因此他也经常劝这两个小子好自为之,找一点安分的事情做。

 他们倒也还真听话,用讹来的钱合伙开了一家酒巴,生意也还是不错。这晚,阿强喝了一点酒,趔趔趄趄的赶回了家中。女儿红红也早早地给他递来了一杯茶。

 懂事的女儿啊,经济好起来以后,他便又将红红从乡下接了回来。“红红,妈妈呢?”他打着酒气问乖女儿。

 “妈妈在房间里,一回来也就没有出来。我叫门她也不开。”红畿撅着小嘴儿,委屈的。阿强挨到了门前,敲敲门,叫了一声阿娇。

 再敲一下,再叫了一声阿娇开开门。屋子里还是没有动静。阿强便掏出了钥匙自己开了锁,打着酒嗝,奔到了边。看着阿娇似乎睡了,躺在上一动也不动。

 他以为阿娇已经睡着了,便悄悄地退了出来,进民浴室。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换上了阿娇为他准备好了的睡袍。刚洗过的,还带着洗衣粉的香味。

 他亲了<短暂卻望的锈惑> M.sANwXs.coM
上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