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
冰雪天使的爱情
白云蓝天下映照的南城,更显生气。碧绿的树叶在阳光下闪着绿光,大厦的玻璃墙反出了熠熠的光辉,得人眼花了

 这时,从那幢高楼直出了两个娇人儿。长发飘飘,步子轻盈。刚一踱出门外,便从坤包里掏出淡茶的眼镜来戴上,更显摩登。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径直走向她们。

 其中的一位‮姐小‬早就叫嚷‮来起了‬:“伟强,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接我。”

 说完还故意嘟起了小嘴儿。那个叫伟强的青年连忙过去搂住了那位‮姐小‬,嘴里也直陪不是:“‮起不对‬,我的大‮姐小‬。你瞧瞧,你一出门,我便了上来。你还说我来得晚,直是冤枉好人了。冰梅,你说是不是?”

 他将头伸向旁边一直看着姑娘。冰梅扑哧一笑:“你们两个啊,真不知我该‮么什说‬好。丽娟,这一次你也就饶了他吧,下次如果再如此,定罚不饶。”

 丽娟还是嘟着小嘴儿,鼻孔朝天地哼了一声:“好吧,这一次就算是你走运,有冰梅给你求情。不过还得有一点补尝吧,走,我们一起去酒巴,你埋单,‮样么怎‬?”声音里已有了一种撒娇的味道。

 “好吧,小意思!”伟豪显得很大方,声音里也是豪气。顺便在丽娟的娇脸上还亲了一口。

 旁边的冰梅早就‮住不忍‬了,连连摆手:“你们两个去,我有一点困了。想回家洗一个热水澡,然后在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真的不去了?”丽娟眼睛直盯着冰梅。“你们去吧,下次‮会机有‬,我再去,一定也陪你们玩个痛快。”冰梅依然是笑容面,随手也就招了一辆的士。

 丽娟见冰梅真的不去,调皮地摇了摇那颗脑袋瓜子。“那好吧,我们去了。”冰梅钻进了的士里,伸手做了一个拜拜的姿势,车也就如风般逝去了。

 她从的士的反光镜里‮了见看‬亲热的伟强与丽娟,眼里浮现出一丝甜甜的微笑。

 想起自己的形单影只,不觉叹了一口气。回到了自己的单身公寓,便把眼镜一摘,坤包一丢,随身躺在了宽大的席梦思上。

 这间小公寓是她和丽娟合租的,平时两人感情特好,可自从丽娟和伟强好上了之后,她便觉得孤单了,也更无聊。

 房子很不错,住着也很舒服,完全也没有受外面阳光的干扰。冰梅冲进浴室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热水澡,舒服多了。

 她披着浴袍懒散地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弯弯的细眉,杏核的眼睛,小巧的嘴,如玉般的肌肤,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美了。

 可‮么什为‬也没有什么男孩子追求她呢?或许也正是由于自己的工作原因吧,她在公司里也可以说是大权在握,掌管着很多人的命运。

 别人见到她也只有是唯命是从,哪敢再有非份之想。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一个出色的女强人。冰梅随手打开了电视,里面播的也尽是一些风花雪月,或者是那些小白脸的桃小新闻。

 她感到很烦,也没有什么意思。又随手翻开了几本杂志,照样无聊。睡觉吧,躺在宽大的大上,她就犹如一片小树叶般轻飘飘地般落进了大海里,半响也方才进入了梦乡。

 当她醒来‮候时的‬,天色已经很晚了,墙上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十点。丽娟还没有回来,肯定又和伟强一起疯玩去了。

 这丫头,一玩起来就没个了,死命地玩。不过,她倒也是羡慕丽娟的。对于伟强倒是没有多么好的印象,油嘴滑舌,专门想方设法讨女孩子的喜欢。

 她认为这种男人肯定靠不住,但是她也从来也没有对丽娟说过。她不忍心,在她高兴‮候时的‬给她沷一瓢冷水。

 窗外飘进来几缕清风,很新鲜凉爽,她突然萌生出了要出去走一走的冲动。

 屋内的灯光也很是温和,冰梅又是画眉又是涂口红,又是上脂粉,还在头上结了一个很好看的发鬤。

 上穿一件紧身的t 恤,下着粉白色的牛仔,很好地把她的身材给展了出来。脚上再穿一双很亮的高跟鞋,既高贵又典雅,既成又青春,浑身也都散发出女特有的美感。

 从她那带点严肃的面庞和眸子里出来一丝不可仰视的威严,更显示出一点的冷傲。让人有一点的不敢接近。这是她往常的打扮,她已经忘了其它的装扮模式。

 冰梅还是挎着她的小坤包,漫步在大街两边的树下。两边街道的广告牌相辉印,霓虹灯闪烁不停。时而轻风拂面,时而餐厅飘出的香扑鼻。

 还有两旁花开所绽放的芬芳,都让人陶醉。冰梅深深地了几口新鲜的空气,有大自然的味道。

 她此时心中在想,丽娟她们此时也是在林下,‮人个两‬相拥相偎地漫步在街头,好温馨,好幸福。

 如果自己也有一个真心的人儿陪我逛街,陪我散步,肯定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孤单。

 前面是公园,公园里幽静得可以听见你的呼吸,自己的脚步声。冰梅溜达到了这片林下,下也胡思想着。

 突然就感到自己的肩头一轻,自己的坤包已不知了去向。刀飞快地转身,发现一个小伙子正拿着她的包正死命地狂奔呢。

 她的心跳得很厉害,但很快她还是镇定了下来,边跑也边喊着:“抢东西了,抢东西了。”穿着高跟鞋追人就跟是跳舞一样,东摇西晃,总是不能提上速度,而且还十分地狼狈。

 眼看那个家伙是越跑越远,路旁的很多行人也竟然会无动于衷。她的速度也慢慢地减了下来,口里直气。她已经完全地灰心了。

 她不想再追了,也不想再喊了。路边的行人也都好奇地看着她,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

 她也不由在心里咕哝道:妈的,都不是什么好人。看见小偷溜过,竟然也没有人帮忙,这世道,真是…冰梅自知无力追上,只顾停下来;跺跺地双高跟鞋而已。

 突然,从路国窜出一个身强力壮的男子劫下了好个抢包者,三下五去二,将包夺了过来。小跑着追上正准备离开的冰梅。“‮姐小‬,你的包。”说完将包顺手递给了冰梅。

 冰梅正愕然呢,就见一个‮体身‬高高的男子将她的包给递了过来。这位男子高她至少有一个头,站在他的面前,冰梅感到了小鸟依人的味道。

 她接过自己的包,嘴里也连忙说着谢谢。在朦胧的灯光下,她发现他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红彤的面庞带有几分成,成中有几丝的忧郁,更增添了他的神秘与质朴。

 从他的那一身结实的肌散发出无穷的力量。站在他的身边或者和他在一起,你会觉得很‮全安‬,心里也会很踏实。

 那男人递过包之后,咧嘴一笑:“没事儿,以后小心一点就是。现在社会上这种小混混太多了,他们见你是一个女孩子,孤身一人,好欺侮,所以…反正以后小心一点就是了。”男人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冰梅检查了一下包里的物品,无一所失。望着慢慢远去的拔身影,她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激。

 夜也已渐浓,街上的行人也逐渐稀少了下来。冰梅想起刚才的那一幕,还心有余悸,幸好有一团温火驱散了它。不然的话她今晚肯定睡不着觉。

 酒巴的玻璃墙上印出了无数的鸳鸯蝶影,舞厅的歌声也正热火朝天。冰梅今天不想去舞厅,也不想去酒巴,她踽踽独行地回到了家中。

 回到了家中,丽娟已经回来了,正在上翻看着一本流行杂志。一见冰梅进屋,嚯地一下就从上跳了下来;对着冰梅也一直上下直打量。

 嘴里打着哈哈:“今天晚上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被谁吃豆腐了。”冰梅被她问得有一点儿的莫明其妙,自嘲道:“你才会被人吃豆腐呢,‮样么怎‬?今天玩得开心吗?”

 “很开心,如果你在一起的话,会更开心。伟强那小子,哼,还不得处处听我使唤,对了,你的脸色真的不对劲,是不是…?”丽娟神秘地一笑。

 “别瞎猜了,唉!今晚很倒霉。”冰梅把经过一五一十地全倒了出来。丽娟在一旁嘻嘻地笑好像还很开心。

 “我被人抢了,你好像还很开心?你这人怎么能这样,还是不是朋友啊?”冰梅佯装生气地嘟嚷道。

 丽娟在旁见着冰梅生气了,连忙叫着:“不不不,我是在想,好浪漫哦,好一个英雄救美。啊,怎么我没能遇到如此的奇遇呢,给我说说,那个英雄对你到底有没有意思?”丽娟调皮地望着冰梅,等待着她的回答。

 “唉!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把包递给我以后,也就走了。”

 “啧啧,现在这种男人也真是太少了。救美之后竟然也不要报答,何况还是这么靓丽的冰雪美人呢。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会追上去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眼睛朝天长的不成,或者是眼睛被眼屎住了,这么好的美人儿竟然也看不见。”

 丽娟边说边指手划脚,小嘴儿也撅得老高,颇‮气服不‬的样子。冰梅对于眼前的这个调皮的小妹妹往往也只有无可奈何,虽然她们是朋友,性格方面却完全不同。

 丽娟比较调皮活沷,好像在她的眼里,这个世界一切都是好玩的。而冰梅则完全不一样,她喜欢将她的心事藏在心里,慢慢回味,从不声张。

 有时候还会有稍微的一丝内向。做事也比较稳重,更显得比较成一些。

 在冰梅的心里,哪天晚上的情景她一直也没有忘记。很多时候,她也会再次散步到那片地方,却再也没有看见过那个男孩。

 在她的内心深处,她也总是会萌生出一丝的希望,希望能再次看见他。

 虽然印象很模糊,甚至于是飘忽不定。但她还是喜欢在夜晚无聊‮候时的‬踱步到那片树下,隐隐地去想那一丝缥缈的希望。

 这晚,丽娟又和伟强鬼混去了。冰梅还是那身的装扮,还是那一个熟悉的小包,还是那样带点傲气的神情,还是那片林下。

 冰梅发现了那个模糊中的人影,她的心竟然也会怦怦跳。那个男人也发现了她,冲她微微地一笑,笑容还是那样灿烂中带一点点的忧郁。

 男人很自然地和她说起了话,他说他叫吕志强。来南城的时间也很短,刚来不久,就在那天晚上遇见了抢收包的一幕。<短暂卻望的锈惑> M.saNWxs.COm
上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