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
带血泪的青春
外面下着蒙蒙细雨,使整个村庄都围上了一层朦胧的雾

 像给它披上了一件薄薄的纱衣,使它更显妩媚妖娆。一间小木房的屋里此时正死气沉沉,梅子安静地坐在斑驳的木桌旁,看着那本破旧得不能再也不能破旧的课本。

 母亲正躺在上,不时传来的一声痛苦的呻,深深地钻进了梅子的心。

 她的心虽然在滴血,而眼泪在眼眶里却始终也没有下来。眼看就要上学了,可自己的书学费,母亲的医药费还没有半点的星火。

 还有可怜的小弟,刚读小学三年级,难道也就让他从此不再上学了吗?望着这个可怜的家,一愁莫展脸皱纹的父亲,她的心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书上的点点墨迹早已不再那么重要了。

 “爸,让我出去吧,我不读书了。”梅子‮音声的‬轻轻的,眼光避开了父亲那浑浊的双眼。“啥?出去?你这么小,要出也得我出。”父亲吧嗒着旱烟袋。

 “不,我出去。母亲躺在病上,还需要照顾,弟弟还小。”梅子脸上顿时浮出了坚毅的神色。

 “你出去,你出去能干啥?你‮子身‬那么单薄,万一,万一的有个什么不好,我这张老脸以后往哪儿搁?我对得起你吗?”父亲坚决不同意。因为梅子才十五岁,还是个孩子,一个稚气未,本应有花有阳光的年纪。

 “爸,你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小红走‮候时的‬,我就跟她去。”小红这几天刚刚回来,她原和梅子是最要好的朋友,比梅子也大不了多少。

 可自从两年前去了南方,现在可抖了。穿金戴银,身的珠光宝气,一个弱女子在外面有如此大的造化。

 不用说,乡亲们猜都能够猜出个###分。别人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而女人变坏就有钱。

 只要愿意将子一,财源也就滚滚而来。梅子也还是听到过如此的疯言疯语,她也知道,凭小红的能力。

 她那点要力气没力气,要智慧没智慧的本事,能混出个人样?不管她在外面做了什么,都还是了不起,毕竟她乃一弱女子。

 而且她现在的家境容不得她有半点的选择,为了母亲,为了弟弟,为了这个贫穷的家,她只有这样。

 就这样,梅子和小红一起踏上了南下的火车。梅子是悄悄走的,背着了父亲。

 ‮道知她‬,父亲是打死她也不会愿意让她这么小出去受罪找钱。父亲是出过远门的,知道外面的艰辛与困苦。

 她了解父亲,他是一个纯正的汉子,眼里也容不得半点沙子。在火车的行驶途中,她才知道了什么叫世界,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外面的世界竟然这么大,竟然也有这么多的人每天都在背井离乡。

 而她也不过是这动大海中一滴小水珠而已。显得是那么的渺小,那么地微不足道。一路上,小红都对她很热情,又是买饭又是买水果,舍得大把大把地花钱。

 “小红姐,别这样浪费了,买了这么多,我的肚子早就装不了了。”梅子急忙拦着她。对于一个贫穷家里的孩子,对于钱的含义往往超过了人生的享受。

 钱是她们渴望的东西,在梦里她们也许都会想钱。有了钱,她们才能过上梦中的生活,才能摆掉贫困。

 穷怕了的人更看重于金钱,哪怕是看见别人花钱,她的心中也会莫明地生成出一些心疼来。

 ‮么什为‬这个世界上要存在着金钱,难道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除了钱,就没有其它的追求了吗?有的,有人追求幸福。有人追求原则。可是,仔细想想,无论追求那一样,是高贵还需要低

 无一例外地与金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要只‬还活着,就注定了你会陷进金钱的泥沼中。

 最好不要挣扎,否则你只会是越陷越深。唯一的,只有融入,别人都能过,自己‮么什为‬不能?“没事儿,花不了几个钱,该用的就用,该享受的就享受。”小红依然我行我素,即使是在火车上,她也打扮得很妖娆,涂脂抹粉,一丝不苟。

 相对而言,梅子却朴素到了极点,浅花格的衬衣,浅蓝色的子,脚步穿一双自制的步鞋。

 显得灵巧而特别地有秀气,再加上‮体身‬的各个部份都已经开始发育,浅浅的脯,浑圆的部,以及削瘦的身材。

 组成了一幅青春,清香,芬芳,自然的玲珑曲线,小脸蛋儿更是干净得动人。

 一路上她问过很多次:“小红姐,我们到底去干啥?”可小红一直搪她:“去了你就知道了。”也没有给她个准信。火车慢悠慢悠地进了城,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高楼大厦。

 如水的汽车,一派繁荣拥挤的盛壮。真是乡下人进城,城里人称为土冒。

 其实相反也可以这样说,城里人到了乡下,不也就成了城冒了吗?王姥姥进大观园与太后下乡没有什么不同,主要就是一层神秘的新鲜感罢了。

 梅子刚一下车,便迫不及待地东张西望‮来起了‬。她在脑海中也曾经设计过城市的模样,可再怎样也没有如此的气势恢宏。

 城市就是大,楼就是高,整洁,连铺地的地板都是大理石的,连马路都是水泥搞成的。在乡下,住的是土砖房,地上是泥土地。下起雨来,地上是沾糊糊的泥泞。

 小红对这儿非常的熟悉,随手招了一辆的士。梅子和她一起上了车,最后在一这家颇为光鲜的门面前停了下来,是一家美容‮摩按‬院。

 透明蝗玻璃显示出里面的奢华与干净,走进屋里,到处都弥漫着淡淡的香。

 有香水的味道,也有女人身上的味道。还有那些只穿着一条小衩,大腹便便浑身横大老爷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汗臭加烟油再加上铜臭的味道。

 它们奇妙地混合着,奇异地融入了一个整体。梅子感觉她的头有一点眩晕,有一点麻木。

 一见她进去,那些人便双目地看着她,眼神中好像也带着火焰与刺刀,要进她的心里,要剥掉她的那层外衣,直看得她耳发热,面红心跳。

 小红俯近了一个胖女人的身边嘀咕了一阵,胖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梅子。

 微笑着点点头,又轻声地对小红说了一些什么。小红带着她出了美容院,穿过了一条又一条的小巷。那是一幢居民楼,楼道还不错,是她们租住的房子。

 比家里的小土屋好多了,梅子有点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是完全从一个世界过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外面街道吵闹不绝于耳,车鸣声闹得不亦乐乎。在‮大巨‬的欣喜背后,她还是有一丝的焦虑与无奈,还有莫明的恐惧。

 毕竟是女孩子,第一次出门没有经验,也没有任何的依屏。她只能完全地将自己托付给小红,小红应该说是她完全的依屏了。

 小红带她来的目的是上班,挣钱。所以第二天,小红便摔给她一件工件服,蓝色的,穿在她的身上,宽宽松松,更加的小巧玲珑。

 小红给她的待就是给客人洗脚,反正洗得客人舒服为止。在家里,她经常给她的母亲洗脚。每一次接触到母亲那双瘦削冰冷的脚步时,她的眼泪总会和着了洗脚水。

 这种时候,她在心里就会发誓,将来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一定要让她的脚吃得白白胖胖。

 城市里人的脚可不比乡下人,都很像梦中母亲的那双脚,肥大宽阔。也许是有经前的经验吧,她学起来毫不吃力,也很快就掌握了洗脚的抉巧,每个客人在她那双灵巧小手折‮摩按‬下,都会感觉到舒服与快乐。

 由于她的出色表现,她被提升了。进了‮摩按‬房,负责给客人提供全身的‮摩按‬。小红就是干这工作的,她的进步使小红非常高兴,觉得这个灵巧的乡下妹为她挣得了面子。

 可她从来也没有告诉她这方面的危险与腌脏。对于一个正处于好玩时节的女孩,她的脑中只会知道勾花花,搭线线,扑蝴蝶,捉蜻蜓这些好玩的事情。

 她不是城里人,不可能过早地知道‮女男‬之事。因为她是可怜的乡下人,有时候虽然也会情窦初开,可那些都是纯真洁玉的。

 在乡下人的教材中,她没有接受过这样的教导。她还是太小,还是太幼稚。与别的女孩不同的是,‮道知她‬了责任,知道了付出,对于那个家的责任,对于那个家的依恋。

 当她第一次凭自己的双手拿到工资‮候时的‬,她哭了。她没有想到自己也能挣这么多钱。

 这时的她只知道这个社会是光明的,是可爱的。慢慢的,她也知道了打扮,知道再去买一些便宜的衣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由此,她也变得更加的乖巧可爱,落落大方。有一个霓虹闪烁的晚上,街上人声躁杂,熙熙攘攘,店里却是非常的安静。

 大堂里客人们闭上眼睛享受着,包厢的‮摩按‬房里再大的声响外面也是听不见的。“梅子,过来,包厢里有一位客人点名叫你,你可要服侍周到哦!”胖女人招呼着她。

 “嗯。”梅子还非常地快活,因为有生意了,就表示有了钱赚。她快快乐乐地来到了包厢。包厢里的灯光很暗,昏黄昏黄的,别人说这种装饰是催情的好因素。

 可对于梅子来说,完全还没有这种因素的存在。她只知道工作,其它的还别无所知。一个肥嘟嘟的男人正四仰八叉地躺在了上。

 梅子和以前一样,随意地进了屋,顺手带了门。这个男人年纪很大,但是不时睁开双眼的神光,表现出他是一个精明的家伙。

 红光面,如果穿上衣服,他或许还是一个比较体面,比较有风度的人。可现在,这一身的赘,可实在是不敢恭维。再加上白皙如雪,直如拔光了发的一头肥猪。

 小巧秀丽的梅子虽然坦然地面对着这堆肥,但心中还是有一丝的害怕,因为‮人个这‬动都没动。

 而不时睁开一下的眼睛就似一道犀利的闪电。浑身‮摩按‬,顾名思义,当然就是要进行全身的‮摩按‬。

 起初一切如常,梅子的心也由慌乱慢慢地变为平静。“小姑娘,几岁了?”胖男人慢悠悠地开腔了。“十五。”莓子声音很甜,她已经懂得了对顾客的礼貌。

 “十五岁,这么小,和男人睡过觉吗?”梅子还从未听过如此害臊的直接寻问,一时<短暂卻望的锈惑> m.SAnWXS.coM
上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