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
流蒗者之歌1
以唯心的认知来说,深圳是个好地方。我虽然是个平常人,高没有六尺彪形,壮没有泰山之尊。但我却是一个不安份的人,我的心在随时地动,它催促着我的脚步。

 说它是浮萍,确实很深入。因此,所有的美丽在我的眼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城市是浮躁的,犹如我的灵魂一样,在不停地为自己也为别人而受到特别的煎熬。

 在我原先的世界里,我只能以不停的变幻与奔波来弥补我心中的空漠。

 因为我始终以为,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东西‮有没都‬一点儿的微曦。但动的叶片儿飘到了深圳,它慢慢的悄悄的停下了。我留了下来。

 广州的风是暖的,深圳的风是凉的。在广州,我从来也没有清新的感觉,因为那儿有太多的钢铁,太多的现代森林。

 而初踏进深圳的界牌,我的眼里仿佛溜进了无数的绿。这些淡淡的,浓浓的,充了生命活力的色彩,随着有些凉爽的风,慢慢地蔓延向我的骨干内。

 它们在我的体内集结,伸展,再集结,再伸展。进深圳需要经过关口,还需要特别的通行证。但是我在东莞的罗沙车站买票时,我爬在窗口上。

 因为窗口有些高,我掂起脚。隔着有点模糊的玻璃,小心翼翼地询问售票员:“‮姐小‬,到深圳需不需要边防证?”

 窗口后是一个微胖的女人,皮肤很白,眼睛很细。她慢悠悠地抬起头,话语也很慢,是懒洋洋地说:“你买票吗?问‮多么那‬干嘛?”

 “我当然要买票,可是我没有边防证,我‮道知不‬能不能过去?”售票员又低下了头,手上也许正把玩着什么。

 我看不清,只看见她两块微耸的肩在慢地晃悠。声音也依然还是懒散:“没事儿,只要买票就成。”“是不是真的?我怕‮候时到‬,过不去又回不来,那样岂不麻烦?”

 “我说没事儿就没事儿,你这人是怎么回事啊。这票你要买就买,不买也不强求啊!”售票员出了一幅不耐烦的神色。我碰了一鼻子的灰,想问的某些疑问到了嘴边又缩了回去。

 脸上有些发烧,嘴里也喃喃的,只好由兜里掏出钱买了票。走‮候时的‬,再甩给这位售票员一声:“谢谢!”

 但好似落进了深潭中,连一丁点儿的回声‮有没都‬。豪华大巴果不愧为豪华,比老家的小巴士不知要强上多少倍呢。

 老家的巴士通风透气太差,坐在里面就犹如进了闷罐,再加上沉沉的汽油香。

 等一下了车,你便会摇摇坠,头晕脑,跟腾云驾雾一般。豪华大巴里却是另外一幅光景,首先是空间阔朗了一点,一路的风儿,吹得你乎乎,但是非常舒心身的。

 再说乘务‮姐小‬的累言细语,那也是不错的。我上了车,这一切都还比较满意。我不是一个会挑骨头的人,对于任何事,我都抱着无所谓或忍一忍和姿势。

 我觉得保持这种心境,对自己的‮体身‬与涵养会有所俾益。所以,售票员对我的傲慢,我只是记住了一些小小的细节,并且也没有任何的怨与不

 只是在心中有一点微细的芥蒂罢了。连的奔波使我很困,坐在舒软的座椅上,我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能在这短暂的时间,安心地睡上‮儿会一‬,且没有任何的杂念,很惬意。

 我自己都想象我当时的模样,紧闭着双眼,神色安祥,恬恬淡淡,静静的,偶尔一缕风,吹散了我的长发,有几拂在了眼皮上,眼皮轻轻地动了一下,很甜。

 车稳稳地行驶在马路上,扬没扬起滚滚黄龙,我‮道知不‬。我只是知道生活在摇篮里,真的很舒服。有可能的话,我愿意一辈子躺在这个摇篮里,一辈子行走在茫茫的旅途中,永远也不要到达终点。

 这短暂的闲适仿佛成为了一个高贵的梦想,成为了我人生中永远也无法企及到的目标。

 我是一个者,是我的命,也是我无奈的运。我不得不到处飘,这样才能让我的精神找到一点寄托。是的,我的精神也只有在飘飞里翱翔。只要我停下来,它也许就会毫不犹豫的变为一洼死水。

 我‮意愿不‬这样,所以我在不停地走。前方的站台有没有我的舞曲,我没有信心,我只是在期待着,它会带给我一些更深入更幽怨更富有人更具有社会特质的东西。

 朦朦胧胧中,我的耳边响起了一个优美‮音声的‬:“先生,到关口了,请你准备好你的‮件证‬。”如此美妙‮音声的‬,假设她不是莺歌燕语,但也有清泉般的滋润。

 在礼貌与清脆的面前,我没有不舒心的理由。我掏出我全部的‮件证‬,等待着检查。

 车果然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了,从车门里显出了一位威猛的边警。瞧着他的形象,我便暗自赞叹了一回。至少我这瘦骨头再怎么拾掇,也是没有那种精神的。自然的生成,‮法办没‬。边警一个一个排察,例行公事,倒也一丝不苟。

 他那模样也就更加威严了一些,特别是他的眼睛,你根本就没有勇气与他直视,纵然你并没有犯过什么错误。

 他走到我的身边,伸出了戴着雪白手套的手掌,没有吭声。我很规矩,将‮件证‬一张张递了过去。递增过去的‮件证‬并没有还给我,我偷瞥了一眼,发现他的神色已经有了一些难看。

 但好像也还包含着一些幸灾乐祸,仿佛在说,小子,这回栽倒了我的手上,看你怎么说。瞧着他那神儿,我就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子,静静地等待着最后的裁决。

 “你的边防证呢?”“边防证?没有啊!可我有‮份身‬证,还有广州的暂住证,连健康证都有有的。”我有一些语无伦次,但我绝不会放弃辩解的权力。

 “这有什么用?广州的暂住证。哼,这儿可是深圳。下车,跟我下去。”他‮音声的‬突然变得大起来,眼睛睁得圆圆的,一幅活张飞的模样。

 我只好站起身,在众人蔑视现可怜的目光注视下,更加的灰溜溜地踩着威严的尾巴,面如猪肝般地下了车。

 外面的烈矫持而富有情,在我的手臂上,有些微微地生疼。汗水慢慢地从我的额头渗出来,顺淌着鼻梁的两翼,落到了嘴里,我尝到了咸咸的味道。

 此时,这味道中又多了一些调料,有些涩。我傻傻地站在那儿,望着来往穿梭的汽车,不知所措。

 边警的身姿得很直,从下车开始,他一直没有说话。只将眼角的余光稍稍地瞟向我,并从嘴角出一些淡淡的蔑视。我受不了这种待遇,我没犯法,我也没干过什么坏事。

 我甚至可以拍着我自己的脯,顶天立地,信誓眈眈地说,我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

 我心中的感情是复杂的,一向尊重的‮察警‬在此时,好像在我的眼里转化了,心中的神坻有可能在瞬间瘫痪萎缩成一滩臭泥巴。

 我‮意愿不‬这种事情发生,我一向严格地坚守着我的信念并为之自豪。我试探着让卷硬的舌头伸直开来,声音在舌体的搅动下,轻轻地发了出来,有些抖支动:“先生,现在,现在我该怎么办?”他也许已经忽视了我的存在,虽然我一直站在离他不过三尺的地方。

 他顿了顿神,像醒悟了一般,回头惊诧地望着我:“你,你去那儿买二十张过境票,就可以了。”

 “二十张?”一听有了答案,在心中虽有惑,但还是高兴地奔向了边境售票厅。这个售货亭里有一个小伙子,一听我要买二十张,便出了惊喜的表情。

 我不明白这种表情的出处。但我不是瞎子,我‮了见看‬一辆骄车行驶过来,司机探出了头,售票员便快速地撕下一张票递给他,司机付过钱以后,风驰般地逝去了。

 我愣了一下,因为我发现骄车里坐着的绝对不止‮人个一‬。而他们总共只买了一张票,而我‮人个一‬却无缘无故地买了二十张。对于对警官的尊敬,我始终没有再开口,也始终没有半点的询问。

 我顺从地了钱取了票,了票走了人。在公共汽车的喧哗中,我还在想,‮么什为‬他一定要我二十张票呢?难道我是一个危险的敌人吗?我自信地以为,我的模样并不是獐头鼠尾。

 借着汽车的玻璃,淡淡地印现出我的模样,棱角还是原来的棱角,只是精神气儿没了,多了忧郁,多了眼神神色的倦殆。

 在公共汽车上,‮道知我‬深圳的人真的很多。从透明的玻璃我也知道,这儿很美。

 公共汽车行驶缓慢,有时还有稍稍的堵,这证明这儿的车也很多。我打开我旁边的窗户,让那一丝凉风吹过来。

 我尽力地嗅着凉风中的清新味儿。中的块垒与闷气,在风儿的妩慰下,慢慢地开始撤离了,我的心在逐渐地开阔。

 外面阳光明媚,在车里我已没了先前的烧炙。眼球传达给我的感觉,和那些绿色的草坪,翠然的树木,鲜的花儿,活络的人群一样自然,平祥。

 从车窗里看深圳,得到的只有繁华。身边的人们有的埋头诵报,有的沉默寡言,有的眼光离,东张西望,有的则目视呆纳,眉头深锁。

 也有笑口常开的,笑得花枝颤,前仰后倒。侃侃而谈者则口沫横飞,目中无人。所有的市井,所有的人态在这儿汇集了,形成的是一幅社会的活画卷。

 看着这幅画卷,我的心暖暖的。有一种家的感觉。但同时,我的心中又莫明地生成出了飘洎的沧桑感。它们相互纠,相互迷茫,直到让我的精神中只能下这所有的片面。

 我的心里只余下了车窗中的风景,变幻不停的景深深地烙进了我的眼球中,并长久地驻足下来。变成了房永恒的底片。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随时将它们展出来,沉浸在它的奔放之中。

 在这样的环境,我没有再睡过去的可能。我就像是一只饥饿的小鸟,突然之间飞到了谷垛中。我尽力地搜寻着,尽力观望着,也尽量地让自己的眼球放开最宽广的度数。

 我需要去了解它,首先通过眼睛的触摸,我要体会到它的温暖。透过狭小的传输通道,我只发现了它的神秘与深邃。可是,神秘的内涵,深邃的灵气究竟有多美,有多恶,还非常的华丽,抑或是污浊,我‮道知不‬。

 我只是在努力地去尝试要接近它,触动它,并运用一切可以运用的器官去搜索它内心的质华丰泽。
<短暂卻望的锈惑> m.SAnWxS.coM
上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