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
流蒗者之歌3
我回到了我的那片领地,微风吹得报纸呼呼作响。我仰面躺下,我的背紧紧地贴着报纸,报纸下的地板还是温的,我的脸面上都有风儿刮过的迹。

 天际不是蓝的,而是墨黑色。星星们大概累了吧,悄悄地钻进了自己的小窝休息了。月亮也没有先前的那份兴致,懒洋洋的,睁着一双惺松的睡眼打着哈欠。

 只是城市的星星依旧明亮,它们不知疲倦地嘻啊笑的,调逗着刚刚沉默下去的街道。

 仿佛它们不逗得街道沸腾起来,是不甘心的。在迷糊糊中,我睡着了。也睡得很香,连噩梦‮有没都‬一个。

 当我醒来‮候时的‬,天已放亮。那几件换洗的衣物在我的头底下,鞋也还穿在脚上,都不曾失去,我很欣慰。

 上早班的骑着自行车匆匆而过,无暇顾忌到我这样的落魄者。偶尔路过一两个散步或晨跑的老年人和青年人。青年的卑视让我无地自容,他们的眼神里落下的是冰凉的块垒,一头头砸向我的野兽使我的心仄到了极限。

 老年人的慈爱使我想起了我的母亲,从他们的眸子中散发出来的语调儿似乎在说,好可怜的孩子啊!,同样是眼睛,而焕发出来的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情。

 我理解青年人对我的不屑,男儿当自强的语录,我从小就牢记。我也理解老年人的仁慈,因为他们也经历过风雨,他们明白在风雨摇摆之中的感觉。

 但我更明白我自己的处境,我‮得须必‬工作,假设我长此下去。即使我自己无甚怨言,可对于在远方亲朋们的关爱面前,我是有罪的。

 天桥成了我短暂的家,有了水的滋润,我不会觉得人生毫无意义。世界是美的,城市也是美的。

 在南国的天涯,我看见到如此多的美丽与辛酸,我不后悔来到这块土地,纵使它对我还没有放开它的怀。

 者不止我一个,他们的脚步跟我一样蹒跚而漫长。我有些颓废了,因为我口袋里的依凭是越来越少。

 我要吃饭,睡觉可以睡马路,但吃饭我总不能嚼泥土吧。我不需要别人的信任,但我又必须要赢得别人的信任。

 别人信任我,才有可能给我一碗饭吃。这个语气听起来很可怜,实际上就是如此,我不会撒谎。

 本来我们的群体就是一个可怜的团队,他们‮上本基‬是孤单的,‮体身‬与精神上都热切地渴望着甘的降临。

 在白天,天桥与地下通道上有许多的卖艺人。他们中有的算命,有的拈卦,有的将自己糊得七八糟,以示可怜而拔得同情。

 这些人我一直不赞同,因为他们使用了现代人最广泛使用的技俩…骗。骗降低了他们的身价,骗也让他们在所有人群中的眼里变得低下一等。

 这是痛苦的现象,也是痛苦的抉择。或许他们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甘愿失去了自己的道德标准,也是‮法办没‬的事情。

 我坐在通道的阶梯上,旁边放着我微薄的行礼。凄美的二胡声传进我的耳膜,溜进了我的心里。拉二胡的是一位年高的老人,老人的头发已显花白,‮体身‬很是削瘦,薄生生犹如刀片。

 他的皮肤同样很黑,且没有什么光泽。两双眼睛充着长久不散的忧思,他就蜷缩在通道的墙壁上,为自己的‮体身‬找到了一块依托。

 他两颊的颧骨高高突起,有些苍劲。下颔黄红的胡子稀稀疏疏,很有陕北老农的风姿。

 他是哪儿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目的。他也许跟我不一样,我的是心灵的成果。而他也许则是生活。他游的身姿是为了让贫穷的家过上舒心的好日子,让自己的娃娃也能接受到先进的教育。

 所以在他的音弦中,时刻包含着太多太多的无奈与忧伤。他很累,‮道知我‬。

 从他拉弦手上的青筋暴起,从他额头慢慢渗出的油汗,从他那无力的眼神和嘴,我都可以知道这一切的答案。

 我不懂音乐,对二胡更是一窍不通。我只是在书上看见过瞎子阿炳的故事。

 他拉的就是二胡,而他成名的曲子好像是《二泉映月》,再说他的处境也同样是一个街头卖艺者,只不过他是卖艺之中的成功者。

 我想起了一句话,是金子,即使是在柴堆草丛污秽中,它也会发出炫丽的光彩来。通道的传音效果非常好,二胡拉出来的质调就像是进了音箱被包装过了一番。

 别人说二胡是平民的艺术,登不上大雅之堂。这话真的很可笑,什么是高雅之堂?什么是真正的平民?谁知道这个定义,而这个定义又应该由谁来划分呢?在我的眼里,通道里的二胡声寄予了太多的辛酸与向往。

 它们好像明白我的灵气,它的每一个节奏的起宕伏,都能使我有身临其境的感为谓。这就是最高的艺术音乐吗?除了二胡声,通道里还有来回穿梭的脚步声。

 我静静地坐在台阶上,像一个冷眉横眼者,沉默地注视着世间的一切。脚步声夹着快声传过来的同时,二胡声也响‮来起了‬,响得很,很畅。

 但脚步与畅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音乐‮音声的‬也随着快乐的离去而变得黯淡消沉,直致没有声息。

 如此重复了很多次,他总是很耐心地睁大了自己的耳朵。只要一有了声响传来,他的手便会不由自主地拉响琴弦。同是天涯沦落人。

 朋友啊!你我心境相同,但你却比我强多了,至少你可以面对,可以坦然,而我不能,我还要保持一些无所谓的东西。

 我搁不下,我只能背着它艰难地上路。我站起来,提起那一丁点儿的行礼。

 慢悠悠地走下来,我故意将脚步放得很轻,但他还是听见了。那已经熟悉了的音乐在我的耳边再次响起,也很

 离他近了,我发现他闭着眼睛,佯装出一幅很投入的模样。一股怜惜从我的心中涌出来,我有一种冲动,真的,我很想将我的所有都给他。

 但这念头幸好只是昙花一现,转瞬即逝了。我没有停下脚步,在与他匆匆的对视中,我发现我对他生出了许多的歉意。

 ‮法办没‬,自身难保,何能顾及到他人。我无奈地抛出了一丝苦笑,很苦的笑儿向了整个通道的空间,它们反了回来,似嘲,似在讥讽我的虚伪。我承认。我很虚伪,但我也很真心。开始那一丝冲动就是本身的发挥。我的心就是这样。我不敢说我很善良,但我可以毫不矫饰地坦言,我愿天下人都比我好,比我强。

 我从内心里并不想去超越他们,或控制他们。我只是想,如果能让所有人都能弥漫上笑容,都有一颗快乐的心境,那才真是一幅美妙的图画。

 这样的世界才会更加有生气,更加的美丽。这是空言,但我说了。用我的心来说话,这也是我的追求。在走出通道‮候时的‬,我浑身紧了一下。

 这个世界何其大,这儿的人何其多。通道里如果说是一片宁静的天空,这外面的世界则应该说成是沸腾的海洋。

 我不忍心不描述这儿的风景,如果不多用笔墨写下来,我想这肯定是一笔遗憾。

 先说表面上的人,在深圳,大家都来自于五湖四海。所以少了对外的歧视,大家见了面也都会彼此彼此。

 也都会善言地打听一句,阁下哪儿人?所以,形形的人面风景便是一道特殊的景观。

 我想要论艺术的价值,首先当推人体。当然,这已经不再新鲜了。模特行业的蓬了发展,世界油画的生气旺盛就足以说明了这一点。但我要说的是深圳大街上的人形,深圳是多元化的城市,连脸面身段儿也是多元化的。

 这儿集结了杭州女孩的柔美,成都女孩的娇珑,武汉妹子的泼辣,还有东北女孩的朗…我不是,‮是不也‬盲症患者。

 我看见的只是瞳孔给我的反光。当然,我这样胡乱地做一些大统的比喻,不无法达到效果的。

 那么我就选择几个特别的例子,以飨大家的参考。首先我要说明白,因为我是一个者,在生活中并不起眼,在别人的眼里更是算不上一碟菜。

 所以,我的话语你只可当做一股臭风或者淡风或者微风拂过就成。留不留下一些味儿的痕迹,这‮有没都‬关系,我不在乎。在市中心的地段有一座公园,曰:荔枝公园。

 荔枝公园顾名思义,以其荔枝树多而成名。荔枝是至佳美味,明朝医生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常食荔枝,能补脑健身。

 治疗瘴疠疗肿,开胃益脾。干制品能补元气,为产妇及老幼补品。而词圣苏东坡则说: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不过,以私心而论,我倒对苏轼有一些偏见。

 他这不是忘本吗?四川虽然 是穷乡僻壤,但那儿至少还是你的家乡。就为了区区的几百颗荔枝而忘了本,简直也是大大不该的。我是四川人,所以我这么说。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也不敢再多妄自菲言了,因为我自身的行动还不知该何去何从呢?初次吃荔枝,还记得是在广州。

 真是久仰大名了,只是一直无缘口福,所以也就吃得特别仔细。剥开外面麻麻的一层皮,便出了白晶晶的果,亮晶晶的闪耀着光。勾引着你的味觉。瞧着它的样儿,我的嘴里也便莫明地浮生出一些唾来。

 肚子在刚刚吃过饭的情况下竟然还咚咚作响。在此惑下,也不管它手干不干净,便双指撷着直送进嘴里。

 荔枝一入嘴,首先便对我的味觉造成了一股涩涩的假像。这是假像,我是这么想的。用牙齿再轻轻地轮嚼,果汗溢了出来,包了我的口腔。

 这时的味儿又变了,有些咸味儿,有些淡甜,还有一些特殊的发酵的味道。想起来了,有一股老家烂红苕散发出来的味儿。烂红苕我没有吃过,但味道我嗅过。

 而荔枝闻起来是很淡洎的,像一位隐士。但一吃起来就犹如是一位坚守的臭文人,脾气古怪,孤芳自傲。

 但是,你不要以为它真的就不再是美味了。其实,它的味道在后头,在于慢慢地品咽。你喜欢吃荔枝,这没错。但绝不能像杨贵妃,累死几匹战马是小,扰动民生秩序也是小,但千万别留下千古的笑话。

 那样,可真的有违于荔枝那清淡的本了。我<短暂卻望的锈惑> m.SAnWxS.coM
上章 短暂卻望的锈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