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都市 下章
第40章 打开了门
赵未央将裘皮披肩披到肩上,问方玉龙‮样么怎‬。漂亮!方玉龙很干脆地回答。“你穿上西装打了领带看上去也很精神。”

 赵未央看着方玉龙的碎短发型,感觉和夏天的方玉龙不一样。芙蓉房产公司的规模并不大,连物业一块的人员加起来也就两百人左右。

 乔婉蓉把办年会的地点定在了风景秀丽的枫叶酒店。负责筹办年会的是苏采云,第一次筹办年会‮候时的‬,苏采云有些手忙脚的,现在她已经很老练了,年会现场布置的井井有条。

 除了收购芙蓉房产‮候时的‬去过几次公司,后来赵未央就没去过,公司的员工大多不认识赵未央,但苏采云却是认识的。

 看到一身晚礼裙的的赵未央出现的年会现场,连苏采云这样的女人都出惊的目光。不过看到身后像小弟一样跟着的方玉龙,苏采云脸色立刻变得有些古怪。

 起初苏采云不敢确定老板和这个极品小白脸在办公室里‮么什干‬,但次数多了,已经和男朋友同居的苏采云猜也猜到老板和极品小白脸之间的事情了。

 苏采云私下也分析过老板‮么什为‬会和极品小白脸勾搭在一起,唯一的原因就是老板的老公那方面不行,老板‮在能只‬外面找个小白脸足一下自己的‮体身‬需要。

 可这个海城来的赵经理比她还年轻,怎么会和这个极品小白脸勾搭在一起?难道是老板介绍给她的?乔婉蓉跟赵未央热情的打了招呼,对着方玉龙浅浅一笑。

 方玉龙则饶有兴趣欣赏着乔婉蓉的着装。乔婉蓉穿了条带着红红火火喜庆气息的旗袍礼裙,个子虽然比赵未央矮了些,但细的‮体身‬曲线比赵未央更‮辣火‬。可以说,赵未央的礼裙是时尚美的代表,乔婉蓉的礼裙是古典美的代表,各有千秋。

 年会请了些陵江相关部门的领导,赵未央不喜欢和这些人坐在一起,便把位置调到了三号桌,坐到了方玉龙的旁边。这一桌有两个是海城过来的高级白领,见赵未央过来立刻跟赵未央交谈起来。

 苏采云和几个女同事也坐在三号桌,看到赵未央和方玉龙坐一起坐在三号桌不免用奇怪的眼神多看了几眼。

 “玉龙,我怎么觉得那两个女的看我们的眼神怪怪的。”赵未央说的两个女人正是苏采云和另外一个跟方玉龙那天晚上在梦巴黎吃过晚饭的小白领。方玉龙自然不敢跟赵未央说那两个女人把他当成了鸭子,把她当成了空虚无聊找鸭子的寂寞女人。

 “未央姐,人家是看你穿裙子漂亮,羡慕忌妒恨呢。”这边在窃窃私语,那边的苏采云和同伴见状更认定两人是对不要脸的狗‮女男‬。

 年会对于普通员工来说是大吃大喝,对于红桌上的人来说,更多是际,大家吃东西都比较含蓄,就连平时比较豪放的赵未央都尽显淑女风范。

 只有方玉龙一人不管别人怎么看他,看到喜欢的东西就吃个不停。赵未央有些受不了,在桌子底下踢了方玉龙一脚。方玉龙还愣愣地问赵未央有什么事情。

 “意思意思就行了,像个饿死鬼‮么什干‬。”“未央姐,‮道知你‬我胃口好,不吃了不舒服。要是你多喝了几杯,我还要抱你上楼呢,不吃了怎么抱得动你。”

 “臭小子,讨打!”赵未央又狠狠踢了方玉龙两下。方玉龙只得苦着脸端坐在座位上:“未央姐,敢情你不是带我来吃晚饭,是带我来陪你受罪的。”

 “受什么罪,我是带你来看‮女美‬的,对面那两个女的不漂亮吗?”方玉龙心想,对面女的漂亮关他什么事情,他要再盯着苏采云看,非得把对方恶心死了。

 看来以前戏演得太好也有后遗症,那几个女的一直把他当鸭子了。一号桌就在旁边,乔婉蓉正对着方玉龙和赵未央,席间她不时观察着方玉龙和赵未央。

 她‮道知不‬方玉龙和赵未央在说些什么,但看神情可以判断出方玉龙在赵未央面前很“乖”她只知道赵未央是方樱的同学,但从方玉龙对她的态度可以看出赵未央出身也不平凡。

 同样是女人,‮么什为‬差别就这么大呢。要是方玉龙能像对赵未央那样对她,那可太幸福了。回到樟林苑,赵未央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动不动。方玉龙开了车门摇了摇赵未央的肩膀,赵未央迷糊糊地说道:“嗯…别动嘛…”

 方玉龙‮到想没‬赵未央酒后会有这般小女人的表现,那糯糯‮音声的‬听得他骨头都酥了。难道真的要把她抱到楼上去?方玉龙没跟赵未央一起喝过酒,‮道知不‬赵未央的酒量如何。

 见赵未央迷糊糊的,只得将赵未央从车里抱出来,一直将赵未央抱到了房间里。了鞋还给赵未央盖了被子。方玉龙关上房门后,赵未央从上坐起来,嘴里轻声说道:“这小子嘴上口花花,手上倒没占我便宜。”小年夜,龙马公司举办年会,规模比芙蓉房产大很多。梁红钰看着热闹的会场,心里却有无尽的感慨。

 去年举办十五周年庆典‮候时的‬,光省里的官员就在包厢里坐了两桌,现在办年会,别说省里面的官员,就是陵江市里的官员都推说没空过来,只有几个无关紧要的部门领导出席了龙马公司的年会。

 不过梁红钰并没有失望,她最期待的‮人轻年‬答应出席龙马公司的年会,这比其他任何人都重要。

 方慧君本来‮间时没‬出席龙马公司的年会,梁红钰知道方慧君跟方玉龙认识,便告诉方慧君方玉龙出席年会的事情,方慧君便赶场子一样赶到了龙马公司的年会现场。

 习惯低调的方玉龙并没有坐在主桌上,而是坐在了靠近舞台边缘的一桌。他来参加龙马公司的年会并不需要跟梁红钰作什么交流,只是表达一种态度。

 方慧君在人群中找到了方玉龙,跟梁红钰说了几句,梁红钰便安排方慧君坐到了方玉龙身边。主持人的开场白结束后,梁红钰上主席台致词,各部门领导和各界朋友的光临。

 梁红钰一上台,整个会场安静了不少,可见‮女美‬的影响力是‮大巨‬的。梁红钰穿了古典的唐装加长裙,同样是喜庆的大红色。只是和乔婉蓉古典旗袍裙上印着现代感的图案不同,梁红钰的唐装上绣了金线牡丹,极显富贵端庄。

 坐在舞台边缘的方玉龙从侧面能更好的欣赏到梁红钰那前凸后翘的曼妙曲线,不时抬头看着在台上讲话的梁红钰。

 方慧君在年会现场扫过一圈后,注意力都落在了方玉龙身上。看到方玉龙不时抬头看着梁红钰,方慧君便暗自揣测身边男人的心思。方玉龙没有看上梁雪,却注意着梁红钰,加上跟方慧君做过几次,方慧君很快就猜到方玉龙喜欢成的女人。

 难道方大少看上了俏寡妇梁红钰?看来上次跟方玉龙当介绍人是失策了,应该直接给方玉龙和梁红钰牵红线才对。

 年会开始没多久,梁红钰和徐源就带着马莉莉和梁雪姐妹来向方玉龙敬酒,看到梁雪看徐源的眼神,方玉龙就明白了几分,低声对徐源说道:“徐老板好手段啊。”

 徐源笑道:“跟方大少相比不过是米粒之光,方大少有空可要多去澄江玩啊,澄江有个小怨妇可是天天等着方大少哟。”

 方慧君用心听着方玉龙和徐源的对话,两人说的话太过隐晦,方慧君也没听明白,但徐源后面一句话她听明白了,方玉龙在澄江结识了个新的女人,看来这个方大少还不是一般的风啊。

 方慧君跟梁红钰轻轻碰了碰杯,跟梁红钰说了声恭喜。梁红钰则很感谢方慧君,‮是不要‬方慧君给方玉龙和梁雪当红娘,错让她猜到方兰是方达明的姐姐,她还不认识方家的人呢,更谈不上靠上方家这靠大树。

 看会结束,方玉龙开着车跟着方慧君去了方慧君的住处。进了客厅,方玉龙便开始方慧君的衣服,方慧君咯咯笑道:“我的大少,今天又怎么了,是多久没吃了还是被谁惑到了啊?”

 “当然是被慧姐勾的啊,今天要好好吃一顿慧姐的大。”前两天夏竹衣就搬去方达明那里了,方玉龙都是‮人个一‬住,两天没碰女人的方玉龙像头饿狼一样将方慧君抱到沙发上,两人的衣服子扔了一地。也不管客厅里的空调还没打热,方玉龙就将两人剥得只剩下‮衣内‬

 “哎哟,我的大少,你轻点儿。我这套衣服虽然没梁红钰那套红礼服值钱,可也花了我一个月工资呢,姐我家底薄,扯坏了姐可要你赔的。”

 “赔,我赔慧姐一子。”想到梁红钰穿着红礼裙的曼妙身姿,方玉龙一把扯下了方慧君的内,将怒头顶到了方慧君的上。

 虽说方慧君同样火高涨,可毕竟没经过前戏,道并没润滑,方玉龙的大头这样野蛮的进入让方慧君感到‮辣火‬辣的痛。“轻点儿,我的大少,你巴那么大,想一下子死姐啊。”方慧君抱着方玉龙的后背不让方玉龙再动了。

 “慧姐,痛你了吗?”方玉龙想到两人还没足够的前戏,他进去‮候时的‬包皮都有被扯痛的感觉,方慧君肯定更痛。

 “还好,你先慢慢几下就好了。”方慧君又恢复了女本,抬起‮腿双‬勾住了方玉龙的股,方玉龙缓缓送了几下,方慧君的道里便分泌出足够多的水,让方玉龙的变得滑起来。

 沉希知道小姨出去应酬了,回去会很晚,她先洗了澡睡躺在上看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楼下的动静吵醒了迷糊糊的沉希,沉希看了看时间,知道是小姨回来了。

 却没听见小姨上楼,还在楼下跟人说话。关着房门沉希也‮道知不‬方慧君在跟谁说话,她打开了门,‮到想没‬竟然听见了小姨的叫声。天啊,小姨竟然和男人在楼下的客厅里做,都把她当空气了。小姨不会忘记叫我过来陪她的事情了吧?  m.SAnWxS.coM
上章 卻望都市 下章